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2章: 乱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2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经年而后。

侯景之乱,天下动荡。

梁武帝萧衍信奉佛教,广建寺庙佛塔甚至出家同泰寺,挟群臣用巨款为他赎身。迷恋于宗教的武帝不事朝政,皇室招降纳叛成风。

侯景投靠南朝举兵反叛。他率军攻入京城建康,将皇宫围住。第二年,攻破皇城,困死萧衍,自己居丞相,执掌朝政进而自封为帝。

失尽人心,最后陈霸先率部推翻,其逃亡于外,传言已被乱军所杀。

几番野心相搏,遍野白骨,千里荒烟。

“长不了的…...”遥遥嘈杂男子之音,叹着这世道,一抬首就见路旁枯树枝上吊死的尸首,看样子还没过几日。这便是野心的代价,而站在这烽烟顶上的又有几人?血肉之躯以命想换的还是他们这些士卒。

倒行逆施残酷施暴,这侯景的皇位哪里坐得长久?长江之畔,入夜死寂,暗暗一小队人马匆匆而来,为首一人士卒装扮,却是连日奔劳已见了疲累,寻块大石坐下,向着同伴挥手,“这方尚安,乱军不至追至此处,先行歇歇,寻方渡船想法子去建康。”

“建康也难保就不遭动乱……”年纪小些的兵卒遥遥看着那尸首发丝漫在夜风里,冷不丁打了个寒战,那吊死的或许是个受了辱的妇人,一双带血的眼直勾勾地僵直失了光影,“我……”那小卒往旁些挪挪,“我还是不要对着那方了……”到底是站了起来面对江水,月光之下,暗涌波涛,耳畔翻涌不尽,却是不见舟船,也罢,如此时候,哪还有渔家敢入夜仍旧留于江畔,除非是想象那尸首一般,当真是不要命了。

十几个人围着队长侯安都,“不曾见得有船,这方江边也久待不得,天亮我们仍是需要寻个落脚处。”

“不,天亮前一定想法子过得江去,建康纵使不定也总比这方太平些。”

没有办法,确是实情,若是不投靠一方兵力尚足的良主,他们这些散兵简直便是以卵击石,不要说回乡,定是要死在这方路上。

“先歇一时。”队长招呼一声,“一会儿顺着江岸去找找有没有船家。”

这话一说余人都觉得简直便是不可能之事,无话可说也没有其他法子了,只得都安静下来。

极远之处,赤红色的天空看得人胆战心惊。心里分明是带了恐惧的,却又因这连日的奔劳累到极致,几人听着耳畔翻涌江水之声,竟是相互依靠着不觉睡了过去。

渐渐清晨。南北限天堑。倚楼谁弄新声,重城正掩。

满面尘烟,人影纷杂,人人梦中都是血红离散,屠马也杂以人肉,疾疫而死者大半。乱刀之下亲眼所见妇孺惨死,不堪受辱吊死树上又岂止是这方一人?纵使何方血性男儿也是受不得的。

这场噩梦什么时候才能完?什么时候才有尽头……满腔满肺都是泥土尘腥,天下大乱,分崩离析已经到了极致。

忽地撞击之音,一声闷响。

这一声无异于劈空而来惊醒了所有人,瞬间刀剑出鞘浑身向后劈去,却见一身浅浅布衣,原本该是白色,却已经是染了烟尘,这人背对于己方正缠着那方绳子让一方小舟靠岸,丝毫不见戾气也不像意欲伤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