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22章: 豹(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22章 豹(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茜忽地皱眉,“出去?你想去何处?说了跟了我,你便是哪里也别想去!”韩子高刚想争辩便被他一把压下,整个人跌在榻上,绯莲的色泽被他牵扯得露出颈下骨骼轮廓,消瘦身形锁骨一动,依旧是惑人心意,陈茜覆身上来,压制住他的双臂抵在榻上,居高临上的模样丝毫不容置疑,极凌厉地眼光扫过他周身,“韩子高,我带你回来,可不是任你随意地享受荣华四处乱走的。”这般姿态,眉心一点朱砂颜色,陈茜不由俯下身处吻在眉间,“真美的人……若是能够听话些……”

韩子高挣动起来,竟也是气力极大,一把推了他的手去就欲起身,陈茜被他激得再耐不得,立时伸手扯住他的衣裳便要教他回来,却不想那衣裳滑顺,这一牵扯顺着韩子高肩骨披散而下大半,背间润滑珍珠颜色,蝴蝶骨上反手一动便要将那衣裳覆上,陈茜却扭了他的手去,韩子高吃痛望他,他以为他会求饶或是说些好听的话来,却不想依旧固执,“我的剑!”执拗地要寻回来那柄剑。

便又是这般固执清亮的眸子,那一夜里望得见的月华之色。

陈茜将他拉入怀里,将韩子高的双手反扣在他背后,袒露之下的胸腔起伏也不禁有了些羞耻脸色,偏过脸去不看陈茜,那人便又带了命令般地语气,“看着我!”

韩子高深吸口气转过脸来,好,看着你便是看着你。陈茜一双眼目再见却是幽邃难言,他记不清那一夜他屠戮过后究竟是怎样的目光,疲惫亦或者有些颓然。如今的他似乎是望不穿的泓渊,只见得他好像随时都可以被激怒,可是韩子高每一次在他动怒的眼里都望不出他的心意。

这样的禀性很让人不安,他好似在怒,但是怒的不仅仅是面上的一切,甚至他因何而笑都让人望不穿。

他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带了自己回来,若是仅仅为了这容貌,大可不必如此退让,可是韩子高想不出他还能为了什么。

直直地望着陈茜的眼睛,那莲华一色有些出神,经年烽烟过眼的人竟被这少年望得有些不安,忽地吻在他眼睫之上,韩子高微微合上眼去却不再挣动,陈茜低笑起来,“学会听话了?”

绯莲颜色一动,清凛的气息荡开去,韩子高同样微笑而起,眼底淡淡月华,他竟是伸出手去勾住陈茜的颈,一瞬间的错愕两个人撑起上半身来都没有动,少年笑着在他耳畔说话,只觉手间陈茜身上的温度陡升,“不,我只是想好了……要换什么。”

陈茜忽地现了狠意,韩子高有些奇怪,这难道不是他一直所想?本便是场公平的交易不是么,“韩子高,你可知道我愿不愿意换?给不给你这个机会?”

顺滑的绸缎半披在肩上,天光黯淡近了黄昏,傍晚室内不曾再有旁人,也未燃烛,昏惑的寝阁里刀剑暗哑,滴滴陈年的血迹,呼吸之间,溅落在他肩上一片桃花源。

窗缝之间透进最后一丝天光,浮起的尘埃中苍青色的人目光幽邃,韩子高努力去看出些什么不过徒劳,只得依旧是那般带了危险性似的伸开手臂撑在榻上,两个人的对峙。

明灭之中,少年豹般一闪而过的目光,陈茜却是一动不动,僵持良久,忽地韩子高抬起手来,那已经几近披散的衣裳在他指尖缠绕,弹指一瞬就流泻在身侧,他自己褪了衣裳,目光却是分毫不让。

……本章完结,下一章“ 缠(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