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26章: 剐(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26章 剐(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在命令我?”

“不敢。”动不得的样子又是只猫儿般顺滑,陈茜不由笑起,“你若真的这么想留着,命人去铸个剑鞘来你便好带着了。”说完便要递给他,却不想韩子高突然一把抢过来竟是向着他自己脸面而去。

幽暗内室之中眼见得剑锋寒光打在他眉心朱砂一点,立时便能削烂额头血溅三尺。陈茜一把扣住他的腕子打落了剑去,“韩子高你疯了!”剑落在地韩子高被他一把拉起,“怎么?羞愤难忍还是心中积恨?别忘了是你自己褪的衣裳!不是要换?一个男人你起什么贞烈的心思!”

韩子高左手一掌打出,“不是!”

陈茜当真没想过这孩子竟敢向着自己动手,被他一掌击在肩上错愕地退后两步,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韩子高……好大的胆子,如今还有几人敢向我出手,你倒真是不怕死!”心里却看出他也学过些本事,果真是没有寻错人。

韩子高望着那剑颓然软在榻上,他依旧是身上不适,勉力之后俯在那榻上动不得,陈茜过去狠狠地拽起他发丝,那绯莲一色不得不仰起头望着他,陈茜凌厉的怒气几乎不可抗拒,光影从他暗色的软袍后透出,开口几近怒极。“想死?”

韩子高摇首,眉间一点朱砂依旧。

“那你为何以剑自毁!”

“朱砂已散再不能见家人,如今留着这脸面何用!”他也是负气冲口而出,“爹早知我有今日,如今应验是我自己所选,既怪不得旁人难道还不准我自行割去?”他竟是真的起了狠意欲剐面惩戒,陈茜也是一惊。

“你……”他细细地打量他眉间一点,忽地笑起来,“这朱砂当真是为守身?”

韩子高被他拉得发间生疼,皱了眉去不由大了声音,“放手!”

陈茜却又更使了气力直将他上身拖离榻上,“韩子高!你不要以为你生了副好皮相就能令我让你三分!”

榻上之人再不曾开口,那眼底依旧是一丝一毫都不见怯懦求饶,陈茜凝视半晌,却又突然转了笑颜。

他的笑远比怒气让人心底生寒。

可是其实笑起来,陈茜的轮廓柔和些许,同样是俊逸面目,何苦非要手间生杀?韩子高一瞬间的恍然,微微垂了眼。那人却先开口,“乡野间的方子哪里能信得?朱砂未散,你无须如此。”

绯莲颜色一愣,手间微微抚上自己眉心,“我……”

陈茜微微俯下身去想要抱他起来,韩子高动弹不得又不知他想如何,“我自己走。”

“规矩,你可懂得这府里的规矩?我若是不想让你走,便不准走,不让你死……你……”陈茜忽地想起些什么,止住了话去,他的手臂缠在他腰间不放,一瞬温暖的安慰,“不难受么……总要去弄干净。”

韩子高望那热气蒸腾而起,来不及诧异就被他拖起来,微微抬起头去,那人的侧脸在热气中柔和开去,“他不向你这般不听话,若是我抱他起来,他便会一直抖得止不住……”

豹一样忽然犀利的目光,好似嗅见些端倪一般,“竹……是个人名?”

陈茜手下一松,他整个人来不及反应便跌进温热的水中,绯莲色泽绽开在水面之上,陈茜毫不在乎这上好的缎子被他带进水里,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他,水中之人发丝翻涌,热气之中那连花色慢慢染上了肩骨。

韩子高靠在那桶壁上直看着他,“怎么,你不想别人提起他?”

陈茜的声音已经带了极怒之前的征兆,“我不想你提起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剐(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