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28章: 求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28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他洗净,同样是替韩子高换了身绯莲软袍拥在榻上,陈茜自己都有些怅然,第一次为别人换洗,何曾有过的事情。

两人都有些不愿开口,到底是被他身上清净的莲花气惹得动了心念,“他很像你……”

韩子高一笑不语,不是说了么,不想自己提起他。

“可是他没有你这样的目光……我将他绑在屋中也从来只剩得眼泪。”

韩子高叹息,果然是他的性子,那个人怕是受了很多折难吧,陈茜微微闭上眼去,记忆里的人泪光点点,从来都不敢反抗些什么,也没有这般清净地莲华。

“你想把我同他一般,捆起来么。”说完自己先笑起来,这样无趣的问题,若是陈茜真的想自己还能如何。

腰间的手一动,口气却带了犹疑,“不。”他这样口气,怕是那人已经不在了,韩子高想得明白,本是和自己完全无关,却又有些顾忌。

微微离他远一些,自己靠在那枕上起了困倦,“我不会走,我与县侯尚有交换。”

他看不见身后他的目光失落,仅仅不过是一瞬,是,他不是他,他不会手执竹笛憋闷在屋中终日郁郁,也不会哭着逼得人不得不把他捆起来困住。

韩子高很分明,他若是要换,便自己褪了衣裳,他若是哭了,也只是自己的事情。

起身探手越过他将那剑拾起来放在那绯莲一色的身旁,轻轻熄了烛火,“累了便睡吧。”

斜光隐西壁,暮雀上南枝。

倚着十二岁时候这人送给自己的剑,他终于慢慢地松了周身的防备,懒懒地放开身体舒服地闭上眼目。

绵长的呼吸声。

泣血悲东走,戈念北奔,凭七庙略,雪五陵冤。黑暗中谁的目光沉沉凝望,壁上陈血刀剑,饮马而过的日子,竹歌东南。

侯景,他和他不同。这一次,或许……死得便是你。

刺眼的日光。室内暖意渐长,遥遥地有人誓言必胜,家毁人亡,郁书战栗的泪水晕开血红残肢,忽地睁了眼。

原来不过清晨,刚刚起了日头渗进窗缝之中,韩子高蓦然起身,却见室内新换了的屏风却是一袭红莲色。

暗红之后有人坐于椅上把玩着一样事物,韩子高一时望不清楚,只是动动手指自己系好了衣裳,还是不惯这绫罗的滑顺质地,却也当真是要比自己原先的粗布衣裳舒服得多。

“醒得真早。”苍青色的袍子一动,以手中之物掀起垂幔转过屏风来,榻上修长少年只望他一眼,陈茜手里却是个笛子。

淡淡的颜色,该是竹质。

他这般棱角凌厉的人手持竹笛的样子很是奇怪,见了韩子高的目光,陈茜探手放入怀中不教他多望。

“昨日不是难耐?今日起得倒是这般早。”陈茜有些赞赏目光,果真不是那般软香浓玉的胭脂色,受不得些许激越便要卧榻不起期期艾艾,他自己坐于榻上以指拢发,却是极美的色泽。

惊心动魄般的美,很让人留恋。

不由又过去整了他的衣袍,“你想要些什么?我当好好赏你,说些心愿来吧。”陈茜坐在少年身侧,想他或许便要求些实质,却看见他一把执起那剑来,这才想起来竟是准他带了利器睡在自己榻上一夜。

陈茜苦笑,真是被惑了心意。

韩子高想也不想开了口,“让我去演戏骑射随军而行吧。”

这话真让陈茜一愣,他还思索着许他些什么好,却让他说得无言,“你…这算什么交换?”

韩子高反倒是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县侯不准?”

“准。”他定定望他,“不求其他?”

他垂首思量片刻,“让我去看看爹吧。”

“继续。”他难得今日心情不错,容他多说些来听听,却不想那人摇首,“再无其他。”

“韩子高,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便再无其他想要之物么?”

“我只想好好学得征战之道。”淡淡骄傲从未曾褪去,昨夜受不得软在他怀里的时候也是带了执拗地清凛,陈茜便又是那般幽深眼色微微眯起来,上下望他,“身量骨骼倒也适宜,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