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29章: 怕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29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子高也不多言,离兮端进些粥食糕点来放在案上,不由抬眼撇着屏风之后。

极美的少年却不似惯常所见带回来的人,县侯竟真的许了这颜色的衣裳。

“离兮?”陈茜头也不抬低了声音,驱逐意思分明,什么时候轮到她立在那边多望。

“是,县侯,奴婢退下。”

一路出了寝阁去,恰看见竹苑的丫头玉儿捧了药,一间了离兮分外神秘地拉过她去,“怎么近日寝阁进了人去?”

“嘘。”离兮望望天光尚早,四下无人,“乱说话小心县侯一怒要了你的命!”

玉儿也是知道的,恐惧地缩缩领子,“这不是才偷偷找姐姐来听听消息,府前侍卫这几日都在议论进来的人,说是美得让人害怕。”

“美得让人害怕?这是个什么意思……”离兮转念一想却也颔首,“确是。”

玉儿便更加好奇起来,“真是个美人?”

“可惜是男儿身。”离兮低了声音,玉儿立时一惊,“他……怎么能入了寝阁去?县侯当日断竹为誓再不纳男宠。”

“谁知道,你敢问去?”离兮故意吓她,果然见她使劲地摇首,“我不敢。不过是好奇什么模样才能让人觉得美得害怕。”

“不是……”离兮努力想恰当地去形容一下,半晌没有找出合适的言辞,“便是和竹公子不同的人,只是眉眼看似很像。”韩子高身上的感觉很不一样,面色妍丽极致,却又有着刺一般。

会伤人的美吧。

离兮不过是瞥得他湿漉漉的布衣模样,也是心里惊叹。

玉儿一听了竹公子也有些黯然,“也是极美的人……县侯其实不是想伤他的,却又好似总是对他很不好……”

“县侯这一次的态度可是不同,他把绯莲红赏给他了。”

“什么!”玉儿立时忍不住大了声音,离兮一把掐在她肩上,“快,夫人的药耽搁不得,你快去吧,别打听这些,无事又去乱传话。”说完匆忙离开,怕惊了别人。

玉儿一路思量,一路奇怪,端着药绕进了竹苑,沈妙容身上有很严重的隐疾,这是个禁忌,从不许旁人议论,玉儿想起来不禁打个寒战,曾经有不懂事的丫头私下里说起夫人的病,县侯命人断了手足仍在荒郊野外活活饿死。

她试试那药的温度,不至烫人。夫人因何如此无人多言,她进了府里的身后陈茜已封长城县侯,之前的一切都没人再敢乱说。

“夫人?晨起该用药了。”玉儿过去扶她起身,也是醒得早,睡不得多少时候。

破碎的额角,依旧是旧例,沈妙容持香祭拜于画前,画中人竹色依旧,“竹……今日天光甚好,也不见闷热。”仿佛真的对着他说些话语还能听得回应一般,静静地说着,香烟缭绕。

她再也寻不见他,可是一切都已经无用。

恨过,怨过,可是若换做是竹,他从来都不曾抗争过什么,她已然心冷,如何都好。

那冰冷盔甲一闪而过,不过是半日的光景,却从此颠覆了他们两人的一切。“原是说好了的,日后要于竹林中寻方安宁……如今便用这竹苑相代……”

玉儿也有些难过,好好地竹公子,如今却是再也望不见,个中纠葛说清楚却也不清楚,忽地又觉得不公,“夫人,县侯如今又寻了个男孩子回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初(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