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31章: 初(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31章 初(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记忆中的年月。

那一日午后微见起了风,春日尚暖,绣了一日女红觉得颈后酸胀,妙容起身舒活经脉,临近窗边才觉得止了笛声。

一直都是轻缓隐于这府中车马来去的悠然之音,静下来想要听听的时候却忽地烟消云散,沈妙容将手中针脚细细藏好,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则一者相思死,故谓之匹鸟。她执远些借着光影望望,只觉得雄鸳绣得不好,略是离得远了些。想着改改却又起了懒意,抚着窗棂望,竹林清幽,日头不烈。

终究还是走了出去。

近日恐怕是要起事端,府里人影彻夜不歇,有传言陈氏一路败退,不日或许便要回了吴兴。

这一回来便是无穷尽地争端,三万顷浩瀚太湖风光一朝染血,妙容微微抿了唇去,纵是谁也不能为力。想着入了竹林,四下无人,她虽是无心,却又起了旖旎心思。

日日竹笛之音,怕便是那唤作竹的人吧。

抬眼正对上一双清缓瞳子,沈妙容不由惊了一跳却也很快安静下来,思量着怎么开口,那人却也是从竹后转出未曾留意,忽地见了有人,退后几步。

一身白衣,略带了无措的目光,见来者素色裙角,微微一笑

很清的人。

妙容不由也松了眉眼同样回以一笑,望见他手中竹笛,“公子便是日日吹笛之人?”

他手中竹笛一动,颔首便做回应。

从来不曾见过这般安静的人,她自幼见得的亦是兵马铠甲,府中还是第一次进了这样清净温缓的人,何况那眼目间软软地让人心安。

“公子何故止音?”

身侧一方小径通往竹亭,那人或许是想着转去亭里,不想突地撞见了自己,白衣一动,微微侧了身向着那方而去,“北方天地惊变,云气减止,清音受抑……”走出几步却笑着回身让出些路途。

他想让自己一同往竹亭去么,沈妙容面容虽不见绝色却带了娴雅之气,至他身侧,也当真随他而行。

亭中风过,竹质的笛子许是在手中厮磨而成的圆润光影,映得那仓皇天际扭得变了颜色。望望她的衣着也想出了,“可是沈小姐?”起身欲以礼待之,妙容摇首,“妙容便可。”停了半晌,只看他白衣轻柔,“公子姓氏……”

“无姓无名,无父无母,便以竹代之吧。”属玉双飞水满塘,菰蒲深处浴鸳鸯,手中一动,笛在唇畔,“妙容可还想听?”

是很美的人,温和散开的光影让这竹林添了生气,竹茎之下蓝雀轻动,她便忽然开了口,“想。”

这世间已经太过混乱。

百尺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不过两人小亭,佳气红尘暗天起,低婉地开出了静谧的竹花。

如今沈妙容独居于这竹苑之中,再想起来,若是那满身戾气之人没有一剑断了自己的车马,没有突然闯入那方郊野竹林,或许今时今日,她与他便可太湖之畔结庐而居,荡舟万顷,歌遍清鸿。

北岩千余仞,结庐谁家子?

淡淡风中,有人白衣飘然,笑得柔顺安宁,“妙容,郊野竹林相待,从此太湖泛舟,可好?”

她执了那略有遗憾的鸳鸯绣,真的再想要改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

烽烟白人骨。到底还是入了这修罗道,如今吴兴的竹……是否依然如故?

府里骤然而起的烈马嘶鸣惊断回忆,沈妙容微微蹙眉,这又是怎么了。玉儿往前看看,回来掩上门去,“夫人不用忧心,县侯只是命人牵了那匹顽劣的马来,不知欲做何用,自从寻得了便无人能驯,这时候又起了兴。”

她应了声便倚在那窗边赏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马(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