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32章: 惊马(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32章 惊马(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府前空地一方小小浅池,退了下人去,只剩一名马夫引马而来,水光鞍侧,马影溜横。显然是匹性子极烈的马,目光如炬嘶扬不止,陈茜换身苍青色的长衫,身后绯莲一动,暗赤色的光影。

那马夫自是极清晓这马的脾气,也恐伤了自己离得远些,“县侯,此马无人能驯,万别伤了人……”

陈茜不去理会,转身望那绯莲一色,韩子高上前一步同他并肩,“当真好马。”看也看出了此马气度不凡,骏骨饮长泾,奔流洒络缨,额上睛白分明高鬓亮泽。

苍青人影上前去,“西周穆王所有八骏,王驭八龙之骏。”手抚马背,立时便引得这宝马扬蹄不耐。

八骏。拾遗所载,一名绝地,足不践土,二名翻羽,行越飞禽。三名奔霄,夜行万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名逾辉,毛色炳耀;六名超光,一形十影;七名腾雾,乘云而奔;八名挟翼,身有肉翅。递而驾焉,按辔徐行,以匝天地之域。

“此马相传为腾雾之后,日行千里不竭腾云乘雾之意,我几番苦心寻找,终得此马。”陈茜眼有憾意,“却是脾性极烈,驯服不得。”眼光瞥向韩子高那方,“如何?想从军而行,便先从此开始吧。”

那马夫良善老实,听了这话里的意思立时起了担心,眼光瞥向那方赤红,真是秀妍无双眉心朱砂一点,难怪给了这衣裳穿去,果真相衬极致。

可瞧着这眉眼……把这马松了予他还不是送死?忍不得开了口,“县侯,此马伤人……”

“无需你多言!”

“是。”

韩子高微微笑起,扬目望那马蹄翻滚不耐地低鸣,眼底骄傲顿现,“县侯,若是我骑得,它可就归我?”

少年心气,果然,陈茜也是一笑,凌厉渐缓温柔之色。拍拍那马背立时惹得马夫缰绳不住使力控住才不教它伤人,“好!若是你当真驯得自然归你。”

红衣一动,身影已至眼前,直望陈茜眼色幽邃却是期许,两人恰于马侧,陈茜突地探身过来,气息涌在他耳畔,轻缓温柔,“若是怕了,记得唤我……”说完一步点地退至数丈之外,展袖苍青云散,很是惬意地扶着左右漆柱。

红衣一动翻身上马,一刻而起的心思罢了,甚至就连那臂上气力都显单薄,陈茜眼见那烈马前蹄腾空,昂头嘶鸣就要将那马上之人甩下之时,缓缓开了口吩咐,“把缰绳给他。”

马夫一直使力勒紧不松,看这少年样子纵是一般的战马许是都未曾试过,生得如此秀气哪有什么力气,这一松还不就要了他的命去?略有迟疑,陈茜厉声开口,“给他!”

惊得手下一松,烈马立时脱了束缚高昂扬起前身,韩子高死死伏在马背之上低身一把扯过缰绳来,手下力道惊人丝毫不让,让那马夫都是一凛。

红衣斜散在马背之上,铺开绯莲一朵剧烈震荡,烈马长声不止绕着空院不断往复,那马背上的人几乎连起得上半身的机会都没有,马夫一旁惊战不已慌忙看向县侯,却见那人手指敲在漆柱之上眼光却并未曾望向这方。

在看什么?

顺着他的目光只见前方一方浅浅池塘,秋莲零星缀于池中,池底淤泥,衬得水色格外幽暗,马夫立时紧张起来,眼见得这烈马性子极暴躁,不住地低吼咆哮意欲甩去背上之人,韩子高微微起得身来却根本顾不及其他只得死死地紧握那马缰不放,身上酸痛未褪,这一下更是难耐极致。

世界颠簸一瞬,偏偏余光之中那人动也不动只望秋莲。

衣袂之上一小段青竹颜色,该是很重要的人?还有那只笛子……这样喜怒难测的人除了刀剑征战,还曾经发生过什么故事,值得他如今依旧耿耿于怀?

韩子高一失神的短暂立时便缓了手劲,那马得了喘息功夫放蹄奔起,竟是直冲那浅水莲池而去。

“县侯!”若是入了水中这马恐怕更是怒极,马夫大声呼喊起来,陈茜扬手而止,一道迫人目光横扫过来便只能生生吞回了后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马(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