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33章: 惊马(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33章 惊马(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马鞍金质棱角颠簸之中刮蹭了手臂,韩子高闷哼一声来不及反应便已经是惊起泥淖千翻,烈马带他纵身入水,虽是浅浅一方但立时就起了波澜。

绯莲一色映水之上,秋莲素雅摧枯拉朽被他惊断数枝,眉心一蹙,为有倾城色,翻成足愁苦。陈茜又是那般玩味神色,微微眯起眼去望他纵马入水,马身受了水汽更是激荡起来,昂起头来使力甩去竟是教韩子高撞在鞍上胸口吃疼,不由得松了手去,立时便是衣衫翻涌从那马背之上横跌下来。

清凉几许,池底湿滑,他翻滚而下肘间撞在那玉石浅阶的边缘上,不由抱紧了臂垂首喘息,胸腔起伏这一番下来周身剧烈疼痛,烈马嘶鸣激起水雾层层,陈茜缓缓向着自己而来,也是不急不惊,还带了笑,“疼不疼?”

韩子高并不看他,径自翻了手去望望淤青一片,那人影映在自己身前激荡水面,陈茜分明便至身后,“宝马各有其主,马性忠良,行军打仗难免情势迫人,再无时间待谁驯得了马再去拼杀,所以……若是学不会这些,觉得累了,便和我回去吧。”见他不动,忽地又低了声音,见那衣裳溅了泥泞,皙白手间湿润泛青,他开口极是蛊惑口吻,“子高……跟着我,不一定非要会这些……”

韩子高骤然回身仰首望他双目,陈茜一滞,他眼底清亮天光有莲怒绽,骄傲得一如既往。数年之前,不过也还是十八岁年少轻狂,他身受兵败之苦暗夜颓然,刀剑寒影凄怆而下,唯有那温热血液能唤醒些什么,止不住手间罪孽。

忽地见了这般莲花之清,还是稚气的孩童,却是清傲眼色。

即使他布衣乡野,即使他根本护不住什么,却激得自己耐不住这失败的感觉,一定会胜。一定。

陈茜每一次都不能忽略这般眼色,韩子高见他望得有些怅然,眉心一动,朱砂顿起,竟是从那水中直了身子站起来,身后烈马正于池中烦躁转身寻不得个方向,被他一起惊动又是扬了前蹄一跃而出。

立时陈茜也是指尖一紧,现下无人控着马缰,这马嘶鸣不止横冲直撞最后唯一寻得了方幽静竟是直冲着竹苑方向奔去,陈茜怒喝一声,“来人!”

四下慌忙赶来数人,“拦住它!”

混乱的一瞬间绯莲色泽染水而动竟是大步迈出浅池,陈茜下意识唤他,“子高!”伸手向拉他过来,那马起了脾性这时候必须得多人合力快快将它赶回,韩子高却是不曾回身径自随着那马飞速跑去。

“韩子高!”

僻静小道转角处他侧脸微微笑起,只望了自己一眼便执拗而去。

眼光如豹,彻底起了固执地狠意。

陈茜反倒是松了焦急,周围数人随着红衣身影一起赶去驱马,他在那残败了的莲池之畔整好衣袍。

“县侯!县侯不好了……”

“怎么了!”气喘吁吁跑过一人,“县侯!那马慌不择路向着竹苑去了!”陈茜又是目光一紧,竹苑……妙容还幽居其中,拂袖匆忙赶去。

竹茎噼啪而下断裂无数,竹林之中不断传出嘶鸣不止。

沈妙容恰是要关上窗子歇歇,忽地苑外嘈杂不止,马声竟是已经离得极近,不由惊动推门出来,“玉儿?”

玉儿也是有些奇怪,“夫人别出来,玉儿去探探。”

往前走得几步便见人影纷乱,竟是放了匹马出来,“那马不知为何被送了缰绳,这会儿疯了般地冲进竹林,夫人先进去吧,别惊了。”

忽地暗赤色的影子晃过,沈妙容突然脸色一变,急急地掀起了软帘出来,仍旧是断裂的竹声,她却是要出竹苑去。

玉儿害怕起来,那马一向无人驯得,这要是伤了……赶忙追着跑过去,“夫人!”

沈妙容丝毫不去理会,径自出了院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马(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