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35章: 惊马(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35章 惊马(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子高一愣,竟是没见过的女子,面色平平那衣裳周身之气却也不逊,只是怎么这时候……像是疯溃不止,“竹?是谁……”好似这不是名字的名字一直都反复被人提起,他错愕之下仰首看陈茜,却见他依旧是那般幽邃双目。

他在想什么。

这样的眼光,下一秒是生是死是喜是怒,都是赌局上的未知,覆手开盅,输赢都是他一念之间。

他讨厌这样的目光,让人难安,剧烈地挣动起来,陈茜便是不放手,抱他在怀里盯着沈妙容,“你错了,他不是他。”

苍青色的袍子衬得那莲红更显,马背上的颠簸艰难教韩子高完全散了发去,不知何处伤了,指尖带血。

美得惊心动魄。

沈妙容几乎便觉得自己呼吸不得,他……依旧是这般拥着他,依旧是这样,狂傲得一如他当日策马前来毁了两个人的一生。

“陈茜你是个疯子!你竟然狠得下心肠把他给了仇敌…魔鬼!”她遥遥地被人带回去还在不断咒骂,夫人一贯地优雅平和,甚至很少出来走走,今日却是真的失尽了仪态,甚至……胆敢怒骂县侯。

陈茜丝毫不见怒意,他只是看着她眼里的绝望和仅存的希冀,缓缓开了口,那女子闻之声嘶力竭的哭喊直直向着韩子高的方向终究是晕了过去,他只是很平静地告诉她,“妙容,竹已经死了。”

韩子高不明所以地看着一切,直到四周人群散去,竹林半毁,倾覆一地的竹节中空,陈茜抱紧他,“来人!将这残竹清去,明日晨起之时我必要看到一片完好如初的竹林,否则……”转身而去。

带他回了寝阁去洗净了池水污泥,陈茜拉过软垫来放在榻上,韩子高推开他的臂执意自己过去,沾了热水肘上的伤口更觉难忍,陈茜反手抬起他的臂去查看,“无事,骨头没伤便好。”

韩子高倒好似也不是很在意,“竹裂扎了进去而已……”提到了竹字自己噤了声音,好似这个字异常特别,每一次略有触及便能见到陈茜不再一样的眼色,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算是遗憾么?

这一次那苍青色的人影依旧没有动,离兮送了伤药进来,陈茜坐在榻边看着韩子高自己敷上,半晌叹了口气,“过来。”白皙的手臂从暗赤色的衣袖中探出来,微微扭转过一侧,撕开的皮肉被竹枝划得形状可怖,陈茜不由探手过去,“万别落下疤才好。”

韩子高皱眉望他,眼底又是那般带些危险性的光,“若是落下了,县侯是否便不满意了?”尾音挑起,分明负了气。

毁了这好皮囊,是不是就真的再没有用处了……说完了也便自己慢慢覆上药粉,任他如何怒意都好,韩子高打定主意不去看他。

陈茜果然被他激得动了火气,见他这般样子却又突然笑起来,“是。”过去指尖挑起他脸面来,韩子高猛然错身让开,他讨厌他这样的笑,还不若毫无缘由的震怒,陈茜被他甩了手去却是一点不见生气,“所以好好地护好自己,万别让我烦了……”说完竟是再不给他争辩的机会欺身上来缠住了唇齿,眼底一瞬清亮的骄傲让他压制住他下意识撑在榻上的双手,动不得的时候最美,却又喜欢见他那般固执地模样,分明是摔得一身伤,便是不肯认输。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马(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