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36章: 惊马(五)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36章 惊马(五)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六岁的清丽,蛊惑是在眉角眼梢隐隐探出来的枝蔓,却又带了刺。陈茜夺去他的呼吸之时忽然起了念头,若是剔除了他所有的尖锐真的锁在这里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可是他不是他。

韩子高的棱角是他最美的风情。红衣一动,负伤却又执意翻身向着那狂暴的烈马而去,真是不一样的人。陈茜一时软了心念,唇齿向下顺着那颈线直至清晰地锁骨之上,韩子高挣动间手上的药粉散了一室,白雾荡起,陈茜双手扣住他的手压在榻上,还有些隐痛的背抵在壁上,身前的人步步缠绵……又是某种温暖的错觉。

陈茜瞥见他绸衣之下片片青色,双手本是于韩子高袖口之下按着他,这一见了即刻微微抬起指尖,扯住袖口的莲花纹路略一使力,绯莲红顺着两侧肩骨滑落大片,露出青紫的肤,韩子高动不得,任他如此有些愤然却忽地见了一闪而过的紧张,仅仅是太过于短暂的神色,努力去试着临摹苍青色的人方才模样,待到回过神来却已经望不见,是自己被这现世安稳弄得乱了方向么……从十二岁起,他已经太久没有这般安宁稳定的日子。

每一日好似都在辗转都在忧心,日日夜里都在听着那窗外的动静,若是一旦有了嘈杂人声便需得起身查看,乱军四下横行,不清不白地惨死在暗夜里是太多人的归宿。

韩子高不想。

他看着那人轻轻吻在自己胸前撞得钝痛的淤青一片之上,“县侯……”想说些什么,看见陈茜微笑着抬起首来待自己说完,隐了一贯地暴戾之气,温缓得甚至让韩子高有些不敢望他,愣愣僵着迟疑了很久。

陈茜的眼目很是深沉,却也正该是俊逸无双的年岁,算过来,其实比自己大上六七岁罢了,若是能够一直这般望着自己…..那暗红色的人突地被自己的念想吓了一跳,垂下首去低声开口,“药洒了。”

“嗯。”他还是等着他再说些什么出来,有些期待地看着这豹一样,美丽得惊心动魄的少年,到底韩子高还是吸了口气,“县侯放手吧,我去把药渍收拾了。”

“不用,叫下人们一会儿来收拾就好。”陈茜笑得更感兴趣,“你方才想说什么?”

“没什么。”

于是好似真的略有失望的样子,陈茜竟然也会有这样的表情,韩子高彻底无措起来,竟是真的晕开了绯红面色,那苍青色的人大笑起来揽过他在怀中,轻轻揉着,却是极敏感的胸骨,“好在都没伤及骨头,只是淤血怕是要疼几日……”手掌温热的力度明显让韩子高蹙眉闪躲,又笑得很是玩味,“你今日伤了,所以……”

“我定要驯服它。”声音不大却很是坚持,陈茜掀起他的衣袍来让他自己看看臂上膝骨上的淤青,“这个样子了,明日定是要酸痛入骨起不得的,还是算了吧……无人能驯服它,寻回来的时候就是个坏脾气的畜生。”

如玉肤上纵横淤血,青紫俱全甚是唬人,“这事情不是赌气便好的,不行便是不行,逞强也要看对事情。”复了那一贯的口气,心里想得他今日分毫之间便要教那马踏于蹄下,不由一凛却又不教怀里的人看出来,“明日我需出府,你不准乱走呆在这里。听见了?”

韩子高争辩,“为何不准我出去?”

“不准便是不准!”提了声音,分明成了命令的口吻,韩子高却也不惧直视他双目,陈茜缓了口气,“我会让你回去探望你爹,你想什么时候去?命人送你回去看看。”

韩子高望着自己周身淤青,“还是……过几日吧。”

“也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