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37章: 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37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不会出府,只是不想被关在这里。”韩子高直白地说清,陈茜却是不松口气,“不行。”

“县侯为何不准我出去?难道我需一直都躲在这寝阁中?”

陈茜本是还想缓和地说些什么,韩子高却是突然起了气分毫不让,立时让他也厉声开口,“是又如何!这是我的府邸,韩子高,你用了我赐的名,入了我的府中,你当你是谁?难道我还需按你的意愿行事!”

那少年一愣,却忽地望他低了声音,“是……我是谁?”他想起来陈茜说过,曾经把那个人捆在榻上。

绯莲红色疏离开去,自己慢慢地拉好衣裳,陈茜不知他欲如何,只能放了手去,见那少年慢慢地离开自己靠在榻首,轻轻掸去浮沉药粉,其实身上是痛的,这般剧烈地和匹烈马争执累得耐不得,蹙眉依旧不放。

半晌,他竟然伸出手过来,双腕扣在一起,递到陈茜面前,那人有些疑惑,“你?”

“县侯也把我捆起来吧。”

眼光盯着他衣襟上的饰物,非金非玉甚至不留一丝权贵影子,不过是截再寻常不过的凤尾竹。

是想要留住的人,却没能留住吧。

心心念念,所以努力想要找回他么?韩子高讽刺一笑,“县侯还是把我捆起来吧,否则……”

陈茜眼底腾起火光,“否则什么!”

“否则你永远也寻不到他的影子。”

“韩子高!”陈茜几乎是瞬间而起扬手甩在他脸上,红衣不动,被他盛怒之下的气力逼得唇畔见血,却依旧是执拗地望他丝毫退让都不肯,陈茜更加忍不得,“你不准提他!我说过不准你提起他!”

韩子高有些累了,微微俯下身去躺在角落里,“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带我回来,可是我不会哭,也不会求你,我们只是彼此交换各自所需,县侯,若是你真的想要全按你的想象……那便捆起来吧,毁了交易的公平,我是你强行囚禁的男宠,你想做什么都好……”

其实本就是一无所有,他是陈霸先亲侄,如今权倾一方,何况人人心底清楚,梁帝生死尚且还在陈氏手中,他韩子高算什么。

一个旧年里偶然见得的孩子么,如今大了些,或许这脸面还和他的意,抢回来是要绑起来还是要锁住,从一开始就不是你韩子高能够选择的。

一个禁脔么。

是自己太可笑了。

把脸埋进那软软的莲纹小垫里,他也没有办法,十二岁的一柄剑给了他太多的希望,乱世离散,倚剑似乎就能暂得气力,好似拿着这剑就有一丝努力活下去的信念。

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今天实在是太过勉强,身上疼得想要散了架,韩子高慢慢地探手去寻那柄剑,冰冷的利刃他也不怕伤了自己。摸索到了自己拥在怀里。

看不见陈茜的表情,两个人谁也不曾在说话,沉闷压抑之中韩子高竟然那么抱着利器晕沉沉地累极睡了过去。

陈茜独立,望了他很久,那记忆里抱着木剑尚且不失坚持的孩子失魂落魄地蜷在角落里昏沉睡着,拔光了韩子高的刺,为什么疼的人却是自己?

乱了,都乱了。

再遇见他,一个新的轮转,却又再也不是原来的轨迹。

睡梦中,马蹄玉碎踏清寞,红尘紫陌,游龙浴huo,有人长剑气势如虹,来去皆是匆匆,断指残臂都不入他的眼去,却竟然也不见疯狂。

剑出鞘,寒光闪。一柄剑直直地跌落面前,给了他活着的信念。

郁书崩溃恐惧的哭声犹在耳畔,爹的嘱咐担忧……忽地好似有人拥起了自己,轰鸣耳畔低沉的声音碎了梦魇,说了些什么未曾听得真切,周身麻痹了的伤。

真的是累极了。

“不是想要你和他一样…..不是……”

沉沉鼻息。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