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39章: 寻人(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39章 寻人(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结叶临影,飞香遍空,凭空少年惊马,一望失魂。

到底那一次惨无人道的侯景做了什么……玉儿只知道县侯近身一切人等都被抓去,她与其他下人被关在阴湿的牢房中不见天日,到了最后人人麻痹,眼见得身畔尸首溃烂俱是毫无反应。

侯景……狰狞的面目,那个面上有伤如魔一般的男人让这万水铺红,白骨塞江。到底还用了什么手段毁了县侯原有的一切?太可怖的记忆,玉儿好不容易熬得活了出来,最后却只剩下她一人了。县侯一众被救出去之后夫人的隐疾从不许外人知道,就连玉儿也只是每日端药见不得药方,只是好像都是些妇人的药石,更是说不得。当日一片混乱,从那之后县侯更是性情暴戾。

秋日银杏,枝叶宽蔓,淡淡的黄色晃了眼睛。玉儿独自候在廊下。不能问,这府里其实一直都不太平,入了夜,死一般的冷寂简直能逼死人去。幸亏他死了,若是侯景不死……不知道还要出了什么事情来。

烟笼十里堤,县侯府前一片嘈杂惊乱未散,两个马夫勒马欲返,烈马受惊之后更是暴躁不已,“县侯今儿怎么起了意?这畜生本便是动不得的,听说……”好不容易闪躲见将它栓好,这边年长些的叉了些草料来搅搅,望望余人渐渐散去,起了话头,“你可知道为什么大费周折寻它回来?”

“不是传其为八骏之后,稀世难寻的宝马么?难道还有什么新鲜事不成?”

“那会儿你还没进府,是我伺候它,有一次相国来探,我恰好退至远些……听得不全却好似相国所言……”他指指这马,正是不安地嘶鸣不已,“怕是和那侯景有关……”

“嘘!”年轻些的到底胆子小,听完惊了一跳,“这可别让别人听了去,都知道县侯和那魔头血海深仇……可惜究竟如何也不清楚,怎么还能寻了他的马来?”

“这我便不知了,不过是无意听得了一句罢了,不过你看它这暴烈模样,倒真和它旧主一个秉性,伤了多少人……”

正说着忽地听得身后脚步声,立时两人噤声回首望望,却是个男子,二十余岁已然是一身银寒战甲,许是个将士入了府中,倒也没见过。县侯府中前院时常人马来往不算稀奇,两个人拌好了草料便欲离开。

那人却开了口,“两位稍待……我欲打听个人。”

这边两人抬眼望望日头,这入了秋的日子温度却不见低些,更何况惊慌一场满身俱是冷汗,听了这人问话歇歇也好,回过身去倚着那马厩围栏扇起手来取风,“我等不过下人,大人且说来听听,若是知晓定当告知。”

“大人当不起,我不过刚入府中,县侯也是新近招了我们一行兵马……只是想寻个人罢了……男子,年及束发,眉心有点朱砂……二位可听过?”

俱是一愣,两人汗涔涔的面上带了笑意,这年及束发的人可不算少,但若说起这眉间有朱砂的男孩子……那可不就是方才驯马之人?

“在下侯安都,若是两位知晓可否告知?”男子见他们笑得奇怪,虽不过是马夫装扮,侯安都却也是说话礼遇,那两人起身,“大人可是说的韩子高?”

“韩子高?他改了名字?”

“是县侯给的名,听得他原是姓韩。”

“那便是了,如今他身在何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人(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