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40章: 寻人(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40章 寻人(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笑意更甚,颇是带了深意,“侯大人是其故友?怎不知这韩子高如今可是不同。”

侯安都一愣,“不算故友……不过是曾经有过约定,他本欲与我随军入伍,后来自行出去却未曾归家。昨日县侯曾言他有所举荐这才收了我们一众人等,想来是要感谢他的。”

年长一些的嘿嘿笑起,瞥眼望那高头烈马,“大人可见它了?相传为西周八骏之后,县侯竟也起了心思赏给他,不过几日,他可是当今的红人。”这话里的意思难测,侯安都想起那少年眉眼,难道……“他并未编入县侯麾下?”

年轻一些的再忍不住,大笑起来,“大人当真是不知道,他是县侯抱进来的……难道还能抱进来个将军不成?”顶棚上茅草堆砌,笑得不住拍在木柱之上惹得阵阵飞黄而下,想起那红衣一动,全盛红颜子,少年风情,果然是教人错不开眼去。

“他!”侯安都不由忍不住,果然是这般生得太过妍丽,他想起来江畔他清亮眼色,轻巧蹦上船去,粗布的衣裳眉心一点血红,男子如此之相必惹祸端,果然……不曾思量脱口而出,“县侯怎能如此!”

那两人原本是懒散地靠着,这一听了立时起身,“万不得如此说话,小心惹祸上身!”看看他的气愤,“无须如此,这岂不是常事,韩子高生得这般……遇得县侯便是他的福气。县侯待他极好,甚至刚进来便安排好了他的家人……”边说边走得远了。

侯安都愣在当下,远远地还有议论的声音,“他当真是好命,若是早上个几年,可听过侯景当年迷上的人……那下场……”

须臾火尽灰亦灭。

侯安都挥刀砍在地上,草料四散烈马扬蹄,他转身而去。

红粉墙头秋千影里,几许临水人家。

桂白幽岩之秋,菊黄开灞涘。建康渐渐安稳下来,篱笆下的秋菊团簇而成,秦淮河上又见舟坊,临街打马而过,他几番探听知道了韩家新的居所,竟是处城北的大宅,一路赶去,门庭寥落。

院子里有株秋海棠,昔人有以思而*****阶下,遂生此草,故亦名相思草。淡白颜色却是开得热切,侯安都勒马叩门,半晌听得院中有些怯懦地惧意,“谁?”

他听出了声音,“可是郁书?我是侯大哥,你放心开门。”知道她怕,将马牵得远些,郁书换了身干净柔软的黄裙,一院药香,开了门有些不安地眼色,“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带了你蛮哥的音信来,总可让我进去了吧?”

郁书立时让开了门去,忽地一把拉住他,声音见了颤抖,“他……他如何了?可是出了事情?为何要把我们扔在这里?”越说越怕起来,一树海棠之下竟是又见了泪光。

侯安都立时有些不忍,“你别乱想,他现下无事,进去说话。”拉着这小丫头的袖子带她往里去,“放心,我便是怕你和韩叔担忧,他只是现在出不来罢了。”

四下望望,竟真是处清净宅子,侯安都想起那两个马夫所言,想必定是真的了,否则依传言中陈茜的性子,绝不会平白无故地许给旁人恩惠,何况不过是一方平民。想得清楚了又觉得不好开口,反倒是他先犹豫起来。

空落落的正堂里郁书死命地拉着他不放,“侯大哥,你快些说,蛮哥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突然离开……他是不是被谁害了……是不是?”

这算是被害了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人(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