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43章: 固执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43章 固执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书,我想他的意思……也是想你们平静生活。所以不要让韩叔担心,自己也不要乱想。”看着她年纪不大却也是经了太多苦难,侯安都仰首望望海棠正好,笑起来折离一朵,到底是那武将的秉性,也不去理会这一碰催落了诸多飞白,郁书见得这人宽厚身形却是手间折了枝海棠,孱弱素净的颜色染得那铠甲寒光亦是柔润些许,不由也是缓了眼泪,笑起来,“这海棠是进来便有的,如今这时节开得极好。”

身前的人伸手去递给她,微微绽开舒展的花瓣还带了细长的花茎未曾全然除去,“拿回去养在瓶里,花落时候,他便回来了。”想来真的不会太长,郁书接过去,捧在手里,欲说些什么却又犹豫。

“怎么了?”

“你是好人。”她真心实意地望着他说,分明是极简单稚气的一句话,侯安都却是一愣,“好人?如今这样的世道……不要相信好人。”

“不。”好似只有这句话说得笃定,郁书见他转身就欲离去,执拗地开了口,他在前方听了回身示意她进去,“若是真的见到,我会让他记得回来。”

出门的时候好似听见了些什么,却又离得远了。

“蛮哥一直都很想成为……侯大哥这般的人……”

一夜风动,龙夭矫,燕枝拘,援丰条,舞扶疏。

又见天明。

明红冷白,眉心朱砂一点,微微动了动睁开眼来,韩子高习惯了旧日里早早醒来帮着爹做活计,昨日累得太过,又是满身带伤,如今猛地醒过来只觉得四肢酸胀动弹不得,缓了一会儿望望四下,有人将屏风后的垂纱统统放下来,掩住了些光影,显得这内室清净避光。

陈茜许是出去了。韩子高挪过身去靠在枕上,如此便真的想要再多躺一会儿。他没见过陈茜自己放纱,好似全不在意,今日怕是离兮见自己仍就睡着放下来遮光的吧。

其实哪有那么好的日子,旧日里怎样的境况下都是要想法子活下去,野地树林都是睡得的,哪里还顾得上光线嘈杂。绯红的人理顺发丝边想着边无意地瞥见了怀里的物事,忽地愣住。

昨日他抱着那柄剑昏沉沉地睡过去,梦里情节支离破碎记不起来,如今怀里的剑,却是配好了剑鞘的。

仍旧是原封不动地放回了自己怀里,却是怕他伤了。

绯莲光影一动,慢慢地搂紧这十二岁时候起便一直带着的剑,俯下身去贴在剑上,到底自己是成不了那般温润的竹。

所以……

剑鞘之上玉石为饰硌得他额角生疼,不管不顾执剑起身。

一路疾奔而去,陈茜清晨便入了相国府中,书房之前刚欲进去便听得熟悉人声说些什么,待得进去一看,竟是陈顼回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三 谋(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