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45章: 谋(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45章 谋(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所以,羊鹍此人是先下追击侯景的关键……不可大举动兵,此事若是再让王僧辩得知,他必将插手,此事最后功劳得失就不全是陈氏一族,上一次他便已经与我起了罅隙。”

陈茜立时明白,叔父两次三番提起这些,不外乎不可声张侯景未死。那个男人给予整个江南的伤疤太过深重,已经决不能再起任何波澜,否则一时半刻建康便要民心大动溃逃无处。

“侄儿明白。只是……叔父可是欲取梁代之?”

“正是。所以侯景必须除去!还有……下一个,便是这王僧辩。”陈霸先手起,一片碎裂的细瓷滚至案边,忽地一掌拍上,那原应是软脆的瓷片立时入木三分,三人无言。

“陈氏须得手握八成兵权才有此自立把握。可明白?”

“是。”

陈霸先拍拍手掌掸去桌木浮尘,望着陈顼,“直阁将军之职恰可于宫中行走,务必看好了这小皇帝。可不得他偏于王氏。一旦有了事情,即刻回禀于相国府中。”他颔首应下,陈霸先摆手眼露赞赏,“一年,侯景之事极不好处置,只是日子久了必将生变,便定一年之期,一年后叔父须于建康亲见侯景全尸!”

苍青色的袍子一动,那桌案之上洇湿开的痕迹渐渐清晰起来,陈茜一惊,却是朵莲。不过巧合,却又让自己想起那相似的眉眼来。

这一次,莲不是竹。

出了相国府去,陈顼遥遥于身后唤起,恰是下人们备马过来,陈茜翻身而上略看向他,“如何?”

“难得今日出宫相聚……”陈顼也命人牵马来,便欲随他一起,陈茜不由皱眉,“将军仍旧是回宫为好,今日叔父已然明言所谋,你我也需各自行事。”

“数年未曾亲至府上拜谒兄嫂,本是我疏于礼数,县侯无需再恼,这便去请罪。”说完也当真是飞身上马来,竟是没有要走的意思,陈茜冷哼一声上下望他,“上一次见你……”话一说出来才觉得记忆模糊,过往的仇恨血腥何曾有过陈顼的影子,他一开始便总是被自己所忽视。

“不提也罢,怕又惹县侯动气,正是从……狱中出来之时。”陈顼口气极是愤恨,全是替兄长不值的意思,所言却是陈茜决不可为人所提之事,夫妻二人同全府当年被后景劫去下狱……陈茜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果然,陈顼分明见得了他眼底腾起的怒意,到底是忍了下去,策马而去再不理会身后。他不想让自己进府去的意思分明,不多时拐入官道之侧连人影也不见。

这方杉树之下陈顼本已于马上,忽地扬手将那马鞭掷于地上,噼啪而起惊得下人们退后俱是不敢过来,“将军……这是……”

竟又是下马而返。

“叔父。”

再回来见得陈霸先正凝神静气手执笔墨,不曾抬眼,“顼儿?怎么又回来了。”陈顼身着惯常的铠甲映着门后光亮恰是晃在了素纸之上,陈霸先不由抬眼,“方才不是想着随你兄长回去探探?怎么又回来了。”

“叔父一直亲疏有别,顼儿自然明白。”追杀侯景同宫中暗线相比,无论如何都显得他能力不足。陈霸先不由笑起,“原是来寻叔父兴师问罪。昌儿却是亲子,可见叔父对其有何厚待?”陈顼一时无言,亲子陈昌尚且作为质子送于魏,此时生死俱是他人掌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谋(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