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46章: 谋(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46章 谋(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侯景之事……叔父可是有意交与县侯?”

“你兄长旧日同此魔头积恨,如此也是命他亲手报仇。”说完便是静气下笔,手腕一转。

陈顼不由有些愤然,“县侯自是沈敏识量能当大任,可如今侯景之事极不能声张,若是……万一县侯这暴烈的脾气改不得,恐又是天下大乱……”谁不想居功为首,同样不是叔父亲子,他便可封侯将相,自己不过是个宫内行走,想来当日陈茜亦是败于侯景手中凄惨极致。

若能帮叔父除了隐患侯景再平王氏……陈顼的意思分明。

所书一个陈字。

陈霸先笔下风云顿止,并不去望他,只低沉开口,“顼儿,可是觉得如今陈茜的位置……该由你来?”那口气极是平静,甚至略抬了身去望望这纸上的流墨,不及面前之人回答,先是颇带了遗憾,“可惜这收尾一笔略有些歪斜,上首倒是雄奇……”

“叔父,顼儿实非此意,不过便是觉得我亦应得一个机会……”

突然惊烈之声,陈霸先竟是抬目一瞬手执那澄泥砚直向陈顼掷了过来,陈顼不由大骇之下拔剑而起,利落光影之间一分为二,砚台海兽哮月的形态零落断裂,“叔父!”

澄泥砚制作繁冗极是砚中绝品,取黄河泥澄而制砚,光是淘洗澄结便要一二年,出泥后令其干,人黄丹团和搜如面,作二模如造茶者,以物击之,令其坚。以竹刀刻作砚之状。

陈霸先丝毫不在意毁了这难得之物,听了陈顼的惊异也只是手执了那卷纸来映着天光望,“果真是斜了。”眼见得陈顼惊异无法却又忍了话去的眼色,陈霸先缓缓绕过桌案,这孩子比起他兄长来仍旧是尚未经得大起大落,故此事事还想着公平。

如今这样的世道……哪里去寻公平?将那纸递于他,“若不是你,叔父怎会毁了这笔墨……如今却是白白起了个好头。”

陈顼不由一愣,为了幅字?

刚要开口再辩,却见叔父挥袖背过身去,“他不过追击一穷途末路丧家之犬,你或许将来便能手握萧梁宗室,成或是不成,万别和这字一般。”他比起陈茜略小上一二年岁,却也是一路随己而来终得今日,陈霸先自然明白他的不甘心,“回去吧,记得叔父之言。”总也是给了些抚慰,宫中诸事仍需他多多留意。

陈顼只得握了那一纸陈字悻悻而返。

一室战戟刀影,遥忆旌旗于野天光突变。书房之中陈霸先捏了那碎了的澄泥砚,泥胎细致如幼儿肌理,鳝鱼黄的坚硬质地也是被陈顼一剑挥断。

叔父长辈责难,便拔剑相向。

足可见那一瞬而起的气力,陈霸先略略掂量,他忽地惊起便能如此不管不顾,这不过是方砚台。微微摇头,这般心气日后定不能轻易容人,对其亲兄尚且如此分明功劳之争……仍旧是陈茜较为稳妥。

看似秉性暴躁,却也是深沉莫定之人,当日于侯景手中所受远非常人所想,至今未曾多言。是自己逼他送那白衣之人出去,原以为陈茜也有顼儿这般惊异之下断砚之举,却不想他真的听从自己所言。

重又唤了人来研磨,陈霸先如今已近暮年,偏好起了这些文雅之物,无事之时便聊以自娱。

换了方砚台,却是龙腾。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谋(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