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48章: 折磨(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48章 折磨(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入了马车赶往郊野,却不想秋日相约,城外竹林突如其来的变故将那轮转流程一剑劈开,零落两人心意,那不可一时暴戾之人寒光一闪便劫了竹离开。

甚至她的车马都被陈茜毁去,一个人呆愣愣地僵在当下许久回不过神来。

如今什么都过去了,沈妙容起身为他拈香而祭,原来自己还是这般零落的容颜,额角上的残破,今生今世也抹不去的记忆。

阴湿地囚牢……无数淫邪的笑声。

忽地散了香灰,手间发抖,沈妙容死死地抱住自己的手臂惊叫起来,脚下不稳一个牵绊撞在了桌案之上,惊惶地后退,眼前俱是那一日的噩梦。

是她说的换。是她要去换竹。

侯景的声音透过滴水成冰的阴暗囚牢直抵耳畔,断裂的声音,她的丈夫那般昂扬狂傲之人亦被他踩在脚下,那人的笑声几近逼人疯溃,“陈茜,用你那珍爱的妙人换你麾下千军性命,你可是甘愿?那孩子的滋味……很美啊……哈哈哈哈哈”蛛网密布,扑簌而落的褐色尘灰迷了所有人的眼目。

换是不换?换是不换!男人发了疯的嘶吼折磨他们夫妻二人。

那之后……那之后……角落里啃噬残渣的尸虫蠕动,陈茜嘴边的血迹溅落在她的衣裙之上,“陈茜……”她第一次不带任何感情不带任何恨意地唤他。

她被侯景一把扯起头发拖出去的时候她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人,“陈茜,你不能死!一定记得!”

他不能死,只有他能够救竹。

遍地血迹,数人肮脏腥腐的气味……沈妙容瘫倒在内室,玉儿不在,竹苑之中历来下人极少,她无助地想要起身来却发现手心冷汗无论如何不得气力,“玉儿……玉儿?”微弱地唤起来,不断反复地告诉自己不得再去回想,却好似是被昨日牵扯出了旧梦。

那一身红衣于马上…….“竹!”歇斯底里地叫嚷起来,恰是木门被人轻轻打开,有些犹疑地脚步声,却突然听见了内室里的惊呼,不由越走越近。

她只当是玉儿备好了膳食捧药进来,勉励地撑起来向着这方移动,“我……”突地阁栏门脚出现出一抹绯莲颜色,暗流涌动赤色的光,全是无意地误入了这片林子,韩子高只是想要寻见马厩之处,绕来绕去未曾寻见,却不想看见了昨日被毁的林子已经全被修复得当,进来才发现竟是有条小径。

竹林后的院落昨日太过仓皇,自己被烈马摔下之时瞥见一隅房檐,今日见得,县侯府里竟然存了这么一方冷僻的院落。

怎么会?不过是好奇地走了过来,却忽地听见了女子的惊叫,手下紧握住剑鞘,果然古怪,入了室中却见一女子瘫倒在地起不得身来。

“你……”他记得好似她也曾出来,却不知何故直向着自己叫些什么。

沈妙容顿时愣在当下,凝望那袭绯莲颜色之上妍丽的眉目,浑身僵冷如冰,颤抖得自己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竹……”

那年最后一次见到他,也是这般。

……本章完结,下一章“ 折磨(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