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49章: 折磨(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49章 折磨(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知道你会回来……我便知道……”她的眼泪突如其来瞬间不得止息,那红衣的人不由退后两步,“你……你是?”又见了她面色惨白很明显仍在病中,“怎么不见下人?可是起不得?”又想着过来先扶起她来,刚欲伸出手去却被沈妙容一把拉住,“竹,你……我终于等到你回来……”说着竟是骤然而起的气力她一下拉住他站起来,“你记不记得我们说过去太湖之畔结庐而居,这便好了,你回来就好。”

韩子高不由抽手回退,见她面色平常却是额上留有伤疤,这方还穿着寝卧的内里衣裙,也是上等的料子,见她发样却已经不是阁中,“放手…...这……”这般景象若是教人看见了可是不好,他只得向后欲走,沈妙容的泪收不住般地零落而下,“竹!”

这名字已经教人唤过太多次,韩子高也是无法,“我不是他。”手下剑鞘一动,沈妙容一望黯然,“剑……你以前从不会碰这些东西,你的笛子……”忽然想起来,急着过来拉住他的袖口,赤色丝线以作莲纹,“你的竹笛在他手里。”

韩子高想起来那一日晨起,陈茜手中竟是拿了方笛子,这可是和他的气宇格格不入的画面,“笛子?”

“陈茜收着,可是想寻回它来?”

“不……我不是竹,你先放手。”

“你怎么了?是不是忘了……你记不记得太湖之约,若不是陈茜那一日忽然出现,你我如今……”又是哽咽,韩子高被她如此弄得万般无法,却又听出了这话里牵扯的旧事,“他曾和你有约?难道竹不是陈茜的……”

画像。他突然看见了墙上的画像。

如若那个人曾是他的男宠禁脔,为什么这幅像会挂在一个女子屋中。

微微倾身打量,真的是和自己很相似的眉目,难怪她心心念念的唤着自己。可是这画中人分明是柔顺安静的面色,手执竹笛,真真是不一般的风景。

其实不一样。

他不清楚究竟这个人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是所有人的心魔,“我不是竹。”向着沈妙容开了口,斩钉截铁般地笃定,“不要再叫我这个名字,我不是他。”

清冷的白裙,沈妙容愈发觉得自己冷得难耐,“为什么你不肯回来……你怕么?若是你怕,我们这就出去可好?陈茜再不得为难于我,他有愧疚,你走之后,他愈发地暴戾起来,想来……他亦不是无心之人。”

韩子高甩开她的手去,自己出来别有其他之事,这方混乱的旧日记忆不是他应该挂心的烦扰,“还是快些回榻上歇歇吧,记得唤下人过来。”她是否尚在病中所以神智有碍?韩子高不得不抽身离开。

“竹!”掩上门的一瞬依旧是听见她那般耗尽了所有的呼喊,韩子高愈发不敢回头,有些事情其实他很想知道,却又不敢知道。

他怕自己明白得太清楚之后,便连一丝的绮望都没有,抬起臂来,陈茜为他配好了剑鞘。那人一时半刻突如其来的温暖念头让人不敢相信,不过是种交换么?却又为了什么真的如此上心。

遥遥地一片竹海,秋日萧索,青魂依旧,能不能再幻化出白衣悠然,原来他喜欢听那一曲笛音。

这般喜怒无常的性子,是因为那个人死得太过突然么?

韩子高微微笑起,执剑离开,既然不一样,那便努力做好自己的交易。

一片混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莲(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