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6章: 忆(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6章 忆(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阵怒喝逼他们慌乱地松开手去,不过是村里几个年长些上山伐木的孩子,立时便吓了一跳,回身望望唯恐被其他人听了去,转身跑得无影无踪。

韩叔上前看他被人捆在那树上,这情势总也明白了一二,郁书不懂急得过来解那绳子,韩叔一把拉开她,“丫头先去一旁待着。”

分明是他受了轻薄,这边他爹却扬手一巴掌打在面上,“早就知道你出来定是要惹出事端,丢尽了脸!”

“韩叔……韩叔你别打他!”郁书吓得浑身直抖,过来抱着他的臂不让再下手,“蛮哥哥也是吓着了,别再……”

愤愤不平,一个男孩子遇见这种事情简直便是让韩叔受不得。

那孩子不哭也不语,回去了便闷了一日,再出来又还是往日样子,却是无论如何都要出去学武。

韩叔几次阻拦都无用,那倔强的脾气敢不了,分明是看着柔软纤细的孩童,口气可丝毫不见女儿气,说是要出去便是要出去。

万般无法,韩叔扯着他跪在屋里,举了那乡里信奉的山庙求来的一点朱砂给他印在额首正中,“你是男儿,切不可忘了!不论如何,不能做出那般以色侍人的事来!这朱砂若是你做了忤逆爹今日所言之事,定是要散的!人人都能得见!”

那孩子沉默半晌,无言应下。从此他眉心一点朱砂红迹,竟是分毫未损容颜丽色,待得一年之后,战乱崩塌乱军烧杀,爹受了伤身染重疾,会稽自是再住不得的。

家,满山遍野的小小黄花,连名字也没有,他却总是在梦里见到。

侯安都正望他额上那抹朱砂,忽地又见屋外跑入一人,却是个小小女子,鹅黄的衣裳许是年刚及笄,略显了些稚气,见了屋内这几人有些慌乱,急急地向着那少年去,“蛮哥,他们……”

“无事,今晨过江偶遇几位大哥,便请他们留下吧。”

郁书见得他们手中尚有利器不由后退,“蛮哥,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了,如今城里也进驻了陈氏人马,恐怕又是太平不得。”

侯安都也便先出去寻处安静地方歇息,屋内少年给爹喂完了药,看看那小丫头,原本一切安宁的乡野,突然一日乱军闯入哀嚎不绝。他还记得半夜里郁书浑身是血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裳说着快些逃出去,她家早被血洗一空,独独剩了她跑了出来。

今时今日,想起那一年来依旧是脊背生凉。他收拾好药碗,又替爹盖好被子。

记忆中的那个人……他再一次看见他。

记得自己拾起那剑来,微微有些错愕,却忽地想起此刻必须快些离开,收好它匆忙扶起两人来。

带郁书离开的时候,会稽漫山开满无名的淡黄花朵,枝头之上娇俏颜色映着血腥屠戮,郁书死死跟在他身后寻了方车将韩叔扶上,急着逃亡,马车赶出数里,十二岁的孩子忽地跳下车去。

他只想再望一望被毁了的家,火光冲天,烧杀之后便纵火泄愤,乱军奔逃何曾顾及无辜生灵?出了这里,恐怕就再也不能回来了。遥遥地黄色山峦映着眼中,郁书清楚地记得他那么美的眉眼却带了难过。

几经争战伤南北,何日黎民享太平。

好像这些记忆……都是遍野尸骨,不驻离散。

……本章完结,下一章“ 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