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65章: 武场(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65章 武场(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营角旌旗缨束随风鼓动,这场四方广大,新招了来的俱是要来此方报道,立时诸人正了神色,待要言谢之际那清丽少年拔剑出鞘竟也是分毫不让,举剑指天为誓,“韩子高所言必行!从今而后定与诸位同生共死,若有违誓教我手足俱废生不如死!”字字狠烈掷在地上手中之剑霍然出手断了营角飞缨,余人眼中立时起了欣赏。

烈烈红衣,竟不是那眉眼间的秀。藤蔓而起的尖刺缠进了心里,他执剑同诸人一般入了练武场去再不愿多言。

起了刀剑铮鸣,日影微动,分明是入了秋,怎么这日头丝毫不减,弄得人昏昏困倦,完了些许才出摊子。

一条尘土小径笔直延伸开去,恰是那武场外的小棚,小二模样的人刚被赶着出来,奉了热水翻滚沏出一碗浊了的茶,轻袍缓带金玉衣冠,勒马柳下竟全是随意地遥望。

那茶棚里的掌柜靠着个木柱扇风打量来人衣着,正盘算着来了贵客,“快快,再换些好茶来。”一抬头却恰望见他面容,惊得立时起了身过来就要行礼,被扬手之间退了回去。

“不必。”他似乎只关心那场子里的事情,掌柜循着也望向那边,不过每日都是这些套路招式,嘶吼拼杀不绝直至入了夜才能安静些,有什么好看的?

赤红如血,身形一转,观者俱是一愣,什么时候出了这般凌厉昭彰的颜色?远远望过去甚是夺人眼目。

“这……”连这茶棚的乡野之人也有些惊奇,“上阵岂能是红衣……”

那马上之人自身衣袍亦穿得极是闲适不经心,这边听了那衣裳的议论微微一笑,眼望那练武场不动,却又抬臂震开马鞭去,赶过来重新撤换的小二吓得碎了一地的木盘茶叶,“哎哟……”来不及说些好话就见那案上一动,忽地碎成了两半。

腰际一截青玉颜色的竹,那人收鞭带了怒气,“什么时候轮到你等多言!”

尘沙弥散灰蒙蒙的土黄色遮了眼目,唯剩下那一点朱砂莲华色破了所有阻障遥望亦可分明。

一个侧身的距离,谁的刀震开了那绯红束发,陈茜眼光骤然一紧却是死死地勒马不动,周身之气凛然不同,直教那地上跪着求饶的两个人颤抖不已,“万不敢……饶小人一命……”

万分之一的距离那场上的丽色错身让过,分明是受了一挫慢慢地弯下了身去,这边遥望的人怒不可遏又是一鞭挥在地上,“说了随军危险,便是偏要来!”愤然口气多了无奈,回过神来才见得自己马下颤巍巍跪着两个人。

“滚。”好整以暇地送了他们一字,却听得这掌柜连带那小二险些激动得落下泪来,“小的多谢……”就要尊唤其名感恩戴德扑倒在前。

“闭嘴!不准教任何人知道我来过。”

“是!”

来不及反应就见烟尘四起再无人烟,带起风头卷下了茅草满地落尘,掌柜掸掸那膝上的灰土,“这岂不是愈发地莫名了?可是惹不起……”小二那条长凳子来百无聊赖坐在那门口晃神,“武场里进了新人,那穿红衣的真是不要命,离得这般远都望得清楚……”

一剑横斜而下,侯安都离他两步有余借势瞬息眼前,韩子高格挡之力分毫不差,眉心蹙起,朱砂依旧,“为何不回家去探探?”刀剑锋刃相接到底是侯安都依旧臂上气力大些,直直地压在了他眼前,尺寸之间韩子高翻手避开再进一步,“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武场(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