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67章: 武场(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67章 武场(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可我于府中所闻……”

绯莲一动霍然起身拔剑,“人各有命数,此不过是一时之计。”

不过只是一时之计么,袖口滑落而下,这珠粉无毒便罢,他忽地想起来那人阴晴难测的面色,夜晚幽邃的书房,风过破裂而开的窗纸吹得人心神不定,身后的陈茜竟然也有过颤抖,到底应该相信哪一面?

子高,韩子高。

是他温缓念着幼时小调,还是同样带笑却残忍至极地告诉自己,试药而已?

罢了,衣袂翻飞剑指侯安都颈项,“再来一场可好?”

血凝硝烟,四起废墟,出了这一城庇佑立即便可见得四野寥落,战事经久,若想定下一方天下谈何容易。

那光影间的争夺,侯安都见他眉心一点朱红,纵使如此玉人亦是存了份不输的骨气,分明是身上有伤,见那马的模样也知若想驯得谈何容易,偏偏韩子高的倔强无人能动。

两人来往之间侯安都松了些手劲,韩子高立时便要迫进步步不让,“你无须如此!”

不至真的上阵,未着盔甲,绯莲一色的衣袍翻动伴着那四侧飞扬恍惚之间开成了艳色的莲,引弓而起不再恋战。

累了的士卒一侧随意席地,远远望过来俱是无言。或许和出身地位无关,韩子高也是累极疲惫的模样,却是全然不同的丽色,带着震荡开的棱角,遥望即可,若是近了,便带了锋利。“可听过周小史?”三两俱在那旗杆之下闲话,手里扯了枝枯了的藤叶把玩,几个带了盔甲的人停下来顿觉闷热,不住地呼气。

“谁不知道……翩翩周生,婉娈幼童,香肤柔泽,素质参红……”说完笑起,那传言中可倾天下的美人,却又觉得并不是一般的风景。

“这红衣比起小史来,可是厉害得多。”亦不懂得些什么形容,不过便是觉得不仅仅是美便能说得的,“他模样让人害怕。”

“这点出息!美得你怕么……”一侧的人笑起。

细细密密的流言飘过掩在风沙之间,暗赤色的光影,他眼目一动,带了汗意的妍丽眉目蹙起不输英气,只略瞟一眼重又望那靶子。

分毫之间。

呲啦一声,眼见得那拉弓的皙白手腕一松立时便偏了角度,几人刚要叹些韩子高到底年纪不大,非要来这地方又是为什么,却见得自己靠着的旗杆轰然一震惊得四下散开,“你!”

话不及说完,就见上方陈字大旗翻滚落下。

“韩子高你疯了!”

侯安都却也是听见了些许,过来拉他手臂,“这便是不至于了,你可知道军旗之重,如此万万不妥!”

几个人见了旗子被他不管不顾的射落唯恐出了事情要受牵连,立时退至一旁,侯安都过去将那军旗捧好,“这可是不好交代……”

“韩子高只是韩子高,不是其他任何人!”那少年面色凝起的固执让人心惊,便是被触及了什么,“我不是谁,不是他不是周小史!”

旁人自然不知道他还会说起谁,只当是被周小史的前事说得动了气,“兄弟间不过是说起些闲话,何况也说了你和他不同,你这便是太过了。”

“无需如此,侯大哥也不用为难,今日之事便可明言,罪责子高自领便是了。”说完了并不去看其他,向着惊莲而去。

他谁也不是。

他不想要这面容。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