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68章: 花(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68章 花(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近了日暮时分,衣裳湿透却作那箭靶之上飞箭气力,湿了的发丝黏在颈上,韩子高飞身上马意欲归返却见侯安仍旧有话,“若是得了空,还是回去探探吧。”

马上颔首,“我自是记得的,只是近日……回去不得。”他这身深深浅浅的伤痕和暧昧不明的痕迹很难让自己坦然回去探望,听得了爹的病情大好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我如今便是担心郁书……若是我不在,或许这夜里便又要哭着睡不得。”

侯安都刚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他却已经催马而去,怕是再听些什么别的。

带刺的莲,红衣而去剩他无奈地叹气,不过是个破了的旗子,捧得自己见了锋芒。

东傍钟山,南枕秦淮,西倚大江,北临后湖,建康古来便是钟灵毓秀的帝王之所,惊莲脚程极快,不消片刻韩子高已至城北,遥遥望着心里犹豫,在那渐渐复了生气的花市街口停驻不前,四下里虽是傍晚时候犹有大着胆子的商贩不曾撤了摊子,进来都见得风声好了,建康又已安定不少时日,连这城中的大市小市间也多了人气。

侯安都说起,城北那满是海棠树的宅子便是了,极好认得,韩子高在巷口遥遥望见,虽并不偏僻,却托那院中花树的福,隔了街市吵闹自得幽静,确实于爹的病情大有好处。

蜿蜒一条巷口,策马过去也不过便是分毫的功夫,一时又想起爹的担心,会稽时候扯着自己便是要落了这砂。

砂未散,散得是自己的心意。愈发地不敢进去,望望自己周身,疲累了一日上好的料子也见了褶皱泥泞,发丝更是散乱不曾顾及。几番挣扎之时,身后鹅黄的衣裳一个尚还稚嫩的声音问着什么,“这花……”

他不由僵在马上,意欲去闪避之时才发觉身后的声音并未停歇,全是不曾见得自己。

韩子高微微回过身去,街市上人来人往还有些商贩急着收了摊子回家去,那瘦小的女子便蹲在花贩摊子之下细细地嗅着什么,他恰是对街刚好的角度,不过仍旧是孩子模样。

灯火欲黄昏,暮色之下映银月半盏,暗里波涛汹涌的日子,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早些回去。

惊莲不耐地四下张望,他握紧了勒住它不教往前去,韩子高叹着一半,才忽地想起来,如今家里没了自己,事事都要郁书出来。

那不过是随意地铺了块白布便摆在了地上的花种,看着便同那木车上精心装扮好了的不同,恐怕只是些哪里摘来的野花,洗的净些,纯是种点缀。

他想开口唤她回去,这般光景,若是平日里,郁书定是要怕的,却发现她很认真地伸手去触碰那些地上的小小花朵,不管不顾地俯下身去。

把惊莲栓在街角的木桩上,韩子高轻声下马。近前些,才看出是一地的黄色花朵,新换了的软纱裙不管不顾地拖在地上,伸手去碰碰那花瓣,该是这方水土好了,开得比自己家乡山上大些。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