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7章: 离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7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书见他出了神,拉拉他的袖子,“蛮哥,明日,还是……出城去吧,我听街上说,陈氏有心自立……这建康恐怕要起事端了。”

他笑起来拍拍她的手,见这丫头连日来担心,休息得不好,眼睛疲累,“去歇歇,无事。侯景之事就快平息,建康总算能得太平。”

“真的?”

“真的,我何曾骗过你。”转身见屋外侯安都一众,“他们不是乱军,你别怕。”郁书依旧是有些畏惧,见他们歇在院里,又不敢出屋去。她是被这乱世伤得彻底的可怜人,父母皆亡,从此心里留下了可怖的阴影。

少年开始翻找东西,她愣愣看着,忽地想起来,“可是找那柄剑?”

“你收起来了?”

“我……我看着它就觉害怕……蛮哥你不要学这些,学了日后定是要伤人命的!”

他有些无奈,见她头发松了伸手去替她系好,少年发刚过了腰际眉心朱砂如血,偏偏那面色妍丽清白,更衬得不若寻常,“过了及笄便是大人了,郁书,不要总是这样……越是害怕,越是活不得的。”逃亡的日子里哪里还有什么顾及,这丫头一身鹅黄衣服也是见了皱痕,他有些不忍心,微微低下首,“或许过了明日,郁书便能过上安稳日子了。”

“为什么?”她有些奇怪。

眼前清丽的人笑起来,更觉眉眼秀极,她喜欢看他这般模样,而那剑光太过凛冽,本便不该属于他。“蛮哥,我只是……我有时候想起爹娘来,他们的景状我时常梦见……”说完更是忍不住泪光,却又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哭,用手掩住面去,“对不起……我方才出去替韩叔采药,我把它扔到城东的林子里了……”

明显觉得少年覆在肩上的手指一紧,“你!”那剑对他极是重要,郁书知道他这一路虽是不用却也一直带着。

“我真的怕……蛮哥你不要有一日和他们一样,杀人见血满身都是罪孽!”带了抽泣,却又真的很怕。

“好……没事。”他轻轻抚着她肩头安慰,“我不会。”哄劝几番,郁书终于安静下来。

初秋的建康有些凉意,却不至觉得冰寒,入了夜,郁书实在太累撑在那药炉旁睡了过去,破败的木门轻轻开阖,少年取了件外衫来替她掩在肩上,微微叹口气。

如何怪她呢,她是亲眼见得自己爹娘惨死乱军到下,相比起来,自己幸运得多。

小小茅屋里药气熏染,他轻了脚步过去看看,药好了,端起来出去。爹的病依旧不见好,总是要想办法请大夫来看看的。

他一口一口吹散那苦涩的热气,人不能永远逃,总要尽力去握住自己能够掌握的东西争取些什么。

“爹。”替他擦净嘴边的残药,“明日我要离开一段时日了,本是今天便过了江去,却不想听得侯大哥他们一行说建康城中有可投靠之人,便又折了回来,今天我……在街上遇见送我剑的人了。”

原来那人是陈氏一族,如今陈霸先可是握兵在手位居相国。

他也不知道他今日纵马前驰是否还记得那一年的事情,不过无论如何……药碗里映出自己眉见朱砂一点,骤然惊散深重药气。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