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70章: 花(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70章 花(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子高愣在那阴暗的一侧巷子里百般无言,静静见得院落后方起了灯火,不多时候弥散出了点点药香,看这样子都无大碍,爹会好的,郁书也会慢慢地学着自己担负。

若是要走,便需得干脆一些不是么。

怎么还是觉得难过,绯莲色的衣裳缓缓向下,顺着那总处阴面的湿滑石壁俯下了身去,好似自己每一次受了责难受了非议又不敢让谁知道的时候,便喜欢这般蜷缩着靠在暗处,不能够被谁望见,不能够表露出来,如今这样的乱世,不会有谁来怜悯一个人的悲喜。

低下身去,周身酸痛难言,这几日一直都太过勉强,却偏偏不喜欢让人觉得自己只剩下这副好皮相,韩子高最是清楚,他厌恶对这张脸的一切评价,愈发深重起来的夜色遮住一切,直通向那宅子的小巷亦不会有其他人经过,他埋进自己的手臂里静静地靠着。

只是想要歇一歇。

不是不想回去的,不是不想安心地和爹和郁书一起向往日一般生活,只是他厌恶了逃离,厌恶了回避,这般朝不保夕的生活再不想熬下去,如果无法改变这南北征战的一切,起码他要试着去掌握住一些能够控制的能力,比如相信自己一直戴着的这柄剑。

会稽山上开得肆意散漫的小小花朵,整整弥散开去一直望不见尽头,春秋之际,愈是午后愈发灿烂,慢慢地充盈于视野之中,此时此地,全然不同了的一切,指尖握紧那上等顺滑的缎面,惊人眼目的绯莲红,就连自己的名字都变得不一样。

远远地秦淮之上飘过乐音,真的是暂得太平,立时开了腔去,“闻欢下扬州,相送楚山头。探手抱腰看,江水断不流。”宛宛转转胜上纱,飘落满城夜凉。

一面湿滑的石壁之隔,外街依旧喧闹,他独自一个人靠在这阴影里百念丛生,是好是坏?韩子高原是打定了主意,今日忽然日暮见得郁书一人捧花回去,这才觉得自己还是难过的。

总算见得他们如今都安好,郁书也有了齐整漂亮的新衣。

埋在自己的臂间微微睁了眼目,不过是无意识地瞥了一眼身侧,竟是隐隐透出些亮光,心里奇异,动动身子让开些,才发觉那光是从自己腰际散出来的。

弹指去摸索,竟是随身的剑,剑鞘之上饰有夜明珠,入了夜晚漆黑之所亦可获些光亮不至举步维艰。

韩子高突然晦涩难言,他想起陈茜暴怒的颜色和那一瞬间的颤抖,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是一把给了下人的剑,竟用千金难换的夜明珠相配。

是不是这样自己不论遇上了什么境遇,起码这剑在,就不至丧失了一切依靠?

韩子高死死地握紧手间,异常酸涩不明的感觉堵在鼻腔之间教人分外无力,该用一种什么心态去继续,逼得人不进不退。

巷口的惊莲分外惹人眼目,如此高头骏马还有金鞍其上,难怪让人张望不去,那边垂柳之后忽如起来一阵惊呼众人闪避不及冲出了一人,于马上急速归返,全是嚣张气焰不管不顾,两路交汇于花市中心,刚要向着前边直直过去,忽地见了街角的红鬓之马。

那人一瞬犹豫,立即勒马而止,路上来往刚要怒斥这人的唐突,抬首见了他面容惊散了一众市井闲人。

韩子高在那阴黑的巷子里只听得外边又是一阵繁杂,不自觉地捂住了耳朵侧过脸想要静一静。

回家去?还是真的从陈茜的命令回县侯府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