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71章: 花(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71章 花(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手执那柄剑怎样也不得法,愈发地复了那幼时起的习惯,反正四下无人,便仅仅只是放松这一刻的神经,蜷缩得紧了,唯剩得暗赤色的衣袍铺在地上。

“试药……若是还有替你试药这件事情……是不是也能算得韩子高不仅仅只是你的……”后面两个字自己都不耻于说出口,僵持不下之间,忽地觉得有人声。

蓦然抬起面来,身侧剑鞘之上的夜明珠影影绰绰照出来者,从巷子口一路踏着幽冷的残光进来,几近自己面前,却是看不清面目。

韩子高只觉自己周身血液上涌,这般模样教人看了去,正想着那人走至自己面前,静静站着格外迫人。

“你……”他骤然握紧那剑鞘,却突然看见面前的人居高临下般地伸出手,一如当日溪畔,永远便都是这般,永远都是同样的姿态,韩子高突然厌恶起来偏过脸去。

“起来吧。”他伸着手等他起来。

那暗赤色的莲华无声沉默良久,只是不动,忽地又想起了什么,陈茜墨玉一般的宽袍本就是极黯,这般光景全然隐入夜色,不动声色的压迫感,韩子高忽然出了声音,“你……当日也是这般,怜悯……我么?”

陈茜收了手,反倒是觉得这话可笑一般,声音还是平稳,“怜悯?你觉得我是仍存善念的人么?随意地见了谁的凄凉就要去施舍?”

韩子高止了声音,转过面来却突然看见陈茜微微地俯下了身子,竟是同自己一般靠着坐在了对首的巷子石壁之前,“今日本是想回去探探的,县侯若是不准便算作是子高之罪。”他反倒见不得对面那人如此这般,起身施礼便要离去。

黑暗里绯莲色的衣裳一动,齐腰之处的夜明珠放出一片珠晖晕开两个人的周身,韩子高分明是汗湿了发丝凌乱在颈侧,陈茜看清这衣裳下摆俱是尘污,“韩子高,什么时候见得本侯于下反有你站着的道理?”

他便是如此压得他无法,走出了两步又退后来,“是。”却也依旧是站在他面前,陈茜轻笑,“我不是可怜你,你须得知道,这天下比你可怜的人比比皆是。”

他也不语,额前的发挡住了一般脸面,唯剩得眉心朱砂清晰依旧。

“怎么了?入夜不归府,扔着惊莲在外面却也不进去?”

“无事。”

“袖子挽起来。”他随意地说着,全是不经意的样子,韩子高退后一步,略有疑惑。

“我看看伤口。”

他的指尖有些迟疑,到底是挽了起来,接着夜明珠的光影,陈茜看清那肘间的伤口用了药后虽是不再见血,却也还能看出皮肉绽开的痕迹。

谁的叹息。

他本该是皙白如玉的体肤,这臂间却是淤血伤口遍布,伸直了正在陈茜眼前,韩子高见得他望见了正欲收回,却不想一直坐在那阴影里的人突然出手抓住了自己的指尖,“陈茜。”下意识唤出口,来不及反应就被他一把拉过。

是全无防备之间的拉扯,不及想就整个人向着对首陈茜所坐的角落跌过去,眼见冲着那石壁而去陈茜手上使力直接将他拉至怀里,韩子高错愕之下抬眼望,就见他好整以暇颇是得意的样子,“今日果然是累了么……看你手脚酸软。”说着环住不放。

花市街口依旧尚有路人行过,零星地点起了灯火映着月光照出半城秋夜,秦淮之上那婉转绵软了的调子正起得兴致渐浓,“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