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72章: 花(五)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72章 花(五)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子高骤然想得这地方若是万一有人进来,或是郁书突然出来……立时惊得翻身便要起来,却不想陈茜牢牢地制住自己,“再动便弄出声响了,你觉得宅子里的人会不会出来查看?”

在他膝上僵住,韩子高明显得犀利割伤人的目光,陈茜微微抬了手一个噤声的动作,“我也不想太早回去。”

都有些刻意地压低了声音,那绯莲色的衣裳在他怀里奇怪,“为什么?”

“今天去找了那叛徒羊鹍,你可知道他?”

韩子高一路之上逃散间偶然听过,不过便是以前随着侯景之人,“听过些。”

陈茜亦不愿多言,手里磨蹭他的衣角,“想来,若是这叛徒见了这颜色……”正低声感慨却见得韩子高不甘如此暗中覆手于那剑上。

黑暗中那墨玉衣袍的人低低笑起,极是阴枭难测,珠晖之下一张面貌也该是风华当年的俊逸无双,偏偏被眼目中的幽邃遮得极难妄言。

“韩子高,总是学不会听话……”一句话不及说完陈茜出手打落他腰际的佩剑,狭长的巷子劈空而起的利器坠落之音来往激荡,夜明珠顺着剑鞘之势直直地飞向了远处。

光影瞬间远离两人。

夜色沉凉,漆黑一片的巨大阴影之中韩子高被他制住后颈不得不与陈茜对视。

他看的见他带了锋芒的眼目,这少年从很多年前便一直都是这般的眼色,傲然而丝毫不让的倔强。

可是他总也看不清陈茜,他的眼如同他墨玉的衣裳,如同这吞噬掉一切暗涌的夜晚一般犹如沉渊。

韩子高极抵触他这样的目光,躲闪间愈发地接近,看不见,却是手间呼吸间真实的碰触。

莲华一样的清凛之气,到了极点的时候,能觉出苦涩。

巷子的尽头正对着一方院门,听了奇怪的利器之音,有人颤抖着开了门,似是想要过来探看却又不敢,惊得一再犹豫。

巷子里什么东西隐隐的光亮。

韩叔刚服过药歇下,家里再没了别人,她到底是死命地掐着指尖走了过去。

韩子高正对着陈茜,几乎是整个人被他扣在怀里,遥遥地,一步一顿万分惊惧的脚步之音愈发地清晰。

莲华气息骤然凝聚成刀,韩子高亦是觉得浑身轰然炸裂开得恐惧,郁书……已经能够见得远处她的轮廓,刚想要脱了他的禁锢回过身去确认,陈茜一口咬住他的唇。

让郁书看见,毁了自己的所有,他凭什么这么狠……绝望的豹几乎是一把掐在陈茜喉间,翻身一个细微的动作,韩子高整个人被他按在墙壁之上。所有的血瞬间凝滞,眼前人的狠绝让他瞬间丧失了所有气力,却只换得陈茜突然清明了的眼光,带了笑,让他安静。

唇齿交缠住所有的声响,陈茜毫不在意他的颓然周身俯在他身上不动,墨玉一样的宽袍覆住了周身,他的温度之下,韩子高几乎便觉窒息。

为什么……为什么他再也回不去。

分毫之间轰鸣耳畔那缠绵的乐音惹得人心灰意冷,却突然听见巷子尽头的脚步声停驻不动,她提了盏纸灯过来探看,夜晚起风吹得那烛火四下摇曳格外鬼惑难言,偏偏那剑被陈茜一掌劈开落在靠了尽头的地上。

郁书本就是害怕,死命地大着胆子提灯照一照却发现地上那发光的东西竟然是柄剑,再顾不得其他,陈茜只见得余光之中那女子手中烛火忽地熄灭,她尖叫一声转身便跑回了那院子里死死地拴上了门。

四下重又回到了黑暗,陈茜慢慢松开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