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75章: 竹容(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75章 竹容(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儿眼见得夫人扑倒在那画像前,“如今他回来了,可是陈茜还是不准我见他……到底什么时候……这场噩梦才能结束……”声音到了最后已经哽咽,软软地瘫在那地上竟是累极晕了过去,玉儿大声唤人跑了出去。

夜晚竹苑幽静,只得是赶着去前边找大夫来,玉儿心里担心愈发地步子不稳,刚刚转过了回廊就啊地一声撞在了前人身上,顾不得这许多抬眼一见,才当真是僵住。

很……很相似的眉眼,妍丽秀颖,暗暗的赤色,骤然而开的莲。

却是让人害怕,“这……玉儿该死……”

韩子高正随着陈茜往内走,拐角鲁莽地冲出了个人来直直地撞在了自己身上,一时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便也摇首示意无事,陈茜只是微微侧了脸来,“这么晚了不伺候夫人四处乱跑,玉儿,你也是经年的丫头了,这几日是不是过得太舒服了!”最后一句说得玉儿立时跪下,“县侯息怒,只是夫人不好了,晕在了内室。”

陈茜一听转过身来,“今日她可按时服药?”

“不……玉儿看着,不是旧症,却是今日气了一日憋闷所致……”

陈茜立时厉声吩咐着她起身速去寻大夫来,韩子高不禁向着竹苑望,又想起来自己前日无意中闯进去,县侯夫人看着身体极是不好,“她……夫人面色虚浮,总是要寻出病根来根治才好。”不过是好意,见得陈茜也当真是起了焦急神色,想他总是在乎的。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这病……”说起来竟觉得自己维持不住,陈茜混乱地转了身去以背相对,“韩子高,先回寝阁去,不准出来!”

莫名而起的感觉,他总是这般琢磨不透的性子,“是。”不愿再多生事,他的夫人他的旧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韩子高转身回去。

大夫匆匆地赶去诊看,陈茜在一旁不住地踱步,地上还有些珠粉来不及擦拭干净,玉儿唯恐县侯见了动气,不住地挡着不想教他看见。

陈茜看出了她的意思,“玉儿,你不用这般,本就是临时才起了意送来,她若不要也罢。”难得的缓了口气,玉儿放下心来。

“回禀县侯,”大夫开了方子过来,陈茜借过察看,“夫人乃是急火攻心,旧症虽是无碍,但若是心结难解如此憋闷……实是不好。”

墨玉的颜色,陈茜换了深色之后本就让人感觉更增压迫,这边听了略抬眼打量恭谨垂首而立的大夫,“你此话何意?”

气氛立时有些凝滞。

“医者父母心,县侯,夫人此症本就是无法彻底根治,若是平日增了烦忧……实是修养大碍啊!”

玉儿眼睛瞥了一眼,当归……川芎,俱是妇人常用,本是个清心安神的药方也少不得这些,夫人确实是熬了太多年,这一下也顾不得许多,她竟大着胆子随着大夫开口,“县侯,玉儿斗胆……到底玉儿一直跟随夫人,这么些年,不见夫人动过气,唯有今日当真是伤了心神,摔了这满室的器具不过也只是想出去见竹公子一面,这是下人们不该说的,只是……县侯原也是担心夫人的……何不,何不教夫人去见……”

陈茜微微清了清嗓子,只一声便叫玉儿垂了首,陈茜半晌却也未曾动怒,静静地执着那方子到榻前望望,“妙容,我说了,你也是不信。”

我说了他不是他,你也不肯信。

都说这般用药养不是法子,都说什么都挽回不了。

到底,还是输了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竹容(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