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77章: 旧日(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77章 旧日(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手里握着那竹笛推开了门,屏风之后绯莲一色的人更换了衣物靠在窗

边,听了人进来,规矩地坐在桌畔椅上。

也不开口,半晌见陈茜默不作声好似才想起来,韩子高起身行礼,“县侯。”

等着他一如往日的面色,却忽地见了他手中的东西。

一只竹笛,经年过后辗转被人手掌温度磨出了格外润泽顺滑的颜色,烛光下反倒觉得浅了。韩子高不由觉出他面色有些不寻常颜色,每一次触了这事物,定是又起了什么事端。

他渐渐开始清晓一件事情,从那一夜书房幽暗的只言片语之中觉出,陈茜往日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这古怪的府里,夫人空有其名却丝毫不见夫妻之实,一片竹林隔开去竟是过起了清心寡欲的日子。

不管是什么事情,他这般的脾气,能够不要去探问的便最好少些话,何况韩子高最是清楚,谁都有旧日。

他也想试着有一日能够回去会稽看看,山上的小小黄花这般节气定是开了。

自己倒了茶,“县侯。”仍旧是送他面前,陈茜抬眼打量他周身,放了茶杯去只是安静的口吻,“今日可是见识了?武场并不是什么轻易之所。”

韩子高坐回椅上,“县侯不用担心,子高既是选了,就不后悔。”陈茜坐在塌边,手里的笛子牢牢地握紧,一时两个人的沉默格外死寂,绯莲色的人先开了口,“夫人可安好?”

仅仅是被这沉闷的气氛弄得格外不适,豹一般的眼色分明觉得今夜的陈茜,好似又回到了书房之中。

“熄了烛火,过来。”他一字一句说与他,没有任何起伏地声音分外像是命令,韩子高只得起身吹了烛火,却不过去,“怎么了?”

他定定站在他数步之外问他,黑暗中清凛的莲花之气,陈茜笑起,“这般口气,倒好似我等着你来宽慰一般。今日是谁躲在巷子里不敢出来?”

韩子高前进一步,“这笛子,是他的?”

他的笑僵住,“是。”

“你和他…….”韩子高想起了夫人竹苑之中悬挂着这个人的画像,到底这是什么奇怪的关系,缠缠绕绕日益加深的纠葛,外面人人皆知陈氏如今权倾朝野,梁帝日日得见相国府中陈字逼于宫门之下尚不敢多言,却不想这陈霸先最倚重的县侯陈茜府中如此微妙。

西风烟树几经秋,扑簌簌地窗外风动,漆黑四下剩的月华一地,青石地上映出两人狭长身影,幽暗的光线下,他一身的红色赤红如血。

眉心朱砂,如诡修罗。

榻上之人墨玉衣袍隐遁无声,黑暗之中最是安宁。

韩子高突然觉得其实眼前的人,这般藏在暗夜里的姿态是否也同自己蜷缩在陋巷一般,这是不是每个人的一种回避方式?

人总有伤口,何况不论你是什么妖魔鬼怪,入了夜,一切就很容易显出原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旧日(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