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78章: 旧日(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78章 旧日(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茜再度开口,“过来。”

他静静走过去,任他拉着抱住,陈茜的声音厮磨在耳畔,“子高,你有没有曾经……绝望到恐惧?”他的声音很轻,难得地隐了暴戾的外衣,韩子高靠着他微微合上眼睛,说不清楚的感觉,只是忽然觉得心静。

对于陈茜,本来应当是越接近越不可能静得下来。

一日的奔劳,一日的挣扎,看见郁书时候的难过,巷子里的难堪,好像突然就剩下一片漆黑。

唯一能够感觉到的,是他吹在颈侧温热的气息。

于是现下眼前的一切都可以鲜活起来,便可以觉得还活着。

怀里压抑的艳色微微一动,“有过。”

陈茜轻轻开口将笑意堵在他颈后,很清到了极致的莲香,黑暗中不由得勾起了幼时的记忆。

吴兴百里荷塘,还并未有战火肆虐,若是赶上日头好了,便能待得娘巧手做得的荷叶尖笋汤,须得最干净鲜嫩的笋尖和那新采来的荷叶。

便是他身上这般清得带了苦涩的味道。

疏密莲动,不仅仅是淤泥之中的根叶,若是长成带了尖刺,就似他这般危险的美,分明是想要去问,又缠上了唇齿,“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因为绝望而恐惧,什么时候会丢了这骄傲?

韩子高含糊不清的语意被他含下,微微松开些,就见得格外明眼了的唇色,“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陈茜动作稍止。

这一次轮到韩子高觉得可笑,“县侯忘了么……那刀口离我家人,不过便是一念之差罢了,你怎么能够理解那种感觉?”他想陈茜终究为那施暴的一方,怎么能够理解屠戮所带来的惨剧,怎么能够理解他刀口之下人的性命轻重?

陈茜覆身压住他倒在软榻之上,“那时候,你绝望到恐惧……”喃喃念着什么,去挑他衣带,漆黑之下动作不甚分明,等到觉出来的时候,他的腰际已经被他扣紧,“你猜,我会不会怕?”

吻落在胸前,温热的触感让那绯莲色的人有些挣动,徒劳教那缎子的衣裳滑得控不住落势垂在臂上。

“会。”答案笃定得让陈茜惊讶,抬起首来至他面上,“子高,这么肯定?你可知道……陈茜是没有心的人。”

零星月华之下少年他的眸子像要烧起来一般,本是那么清冷的银光,竟是要带起他朱砂之色的焰,陈茜不由低声叹息,“你……有时候,让人觉得美得害怕……”

身下的人却忽然抬起手来,一动之下两个人都有瞬间的犹疑,韩子高很少有所回应,他不抗拒什么却也一直都算不得迎合,这一次忽地抬手伸向陈茜,扣在他未褪的宽袍之上,微微开了口,“若你是人,陈茜,就定会有心,你只是……觉得若是无心,便能安然背负罪孽,是不是?”

那榻上清丽的人定定看他说完止住,忽地扬手扯开陈茜墨玉色的袍子,本来是谁控制了谁,突然都变得不分明,韩子高微起了上半身来拉开他的衣裳,胸口狰狞的一道伤疤。

他记得这道伤,陈茜胸口横斜而下巨大的痕迹。

“这是谁伤得?”平静到了极致的口吻,韩子高的凛冽从来不会随意被谁掌控,他竟是直直地看着陈茜追问,“谁,伤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旧日(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