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8章: 遇(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8章 遇(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其实不喜欢自己的样子,太过秀气温缓的模样,难怪爹不放心,却不想点了这朱砂,更惹人眼目。十二岁,他送了一把剑给他。很是张狂的模样,于马上冷峻的眼色盯着自己眉心一点。好似相比自己也并未大得太多,却是全然不同的身份。

韩叔有些困乏,意识并不清楚,只听他在耳畔反反复复地说些什么,便只能本能地张开口去任他喂药。

“无论如何,我定要想法子让你们都安稳下来。”

只是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那柄剑了,不管怎样都是要去寻回来。他待了这么久,就是唯恐郁书害怕阻拦,好不容易熬到她熟睡了却是后半夜光景了,布衣少年一个人推门而出。

城东的林子一向荒凉,靠着条溪水,蜿蜒而去他顺着溪水寻剑,直至天边见了光亮,他仍旧是没有寻见。

心里着急,若是当年那人还识得自己的剑便能见得一面,起码也就有了机会,否则如今陈氏想要随意求见谈何容易?

他记得他在马上说过,他一定会胜,如今想来侯景溃逃,这倒是真的一雪前耻。念头此起彼伏之间脚步却是不停,四下绕来绕去也不知道这丫头惊慌之下藏到了哪里去,正想着,突然听得不远林外渐渐起了嘈杂人声,他望望天光,这般时候怎么会有人来这偏僻林子,犹豫半晌,还是先藏身于树后。

清晨湿漉漉的泥土露珠染上衣服也顾不得。

“谋逆?好大的罪名,这罪名给了叔父,你们有何居心!”

他听得声音越发地临近,好似曾几何时也这般听过,带了十二万分的张狂气焰,丝毫不见压制的心气,微微探眼望过去,一队人压着两个被绑住的男子一路望溪水之畔行来,一脚踢过去,那两人不得不跪在地上。

人群慢慢让开,一身苍青色的宽袍分明便不是平常人穿得的,那人侧脸对于此方,不屑一顾瞥了一眼地上,“叔父筹谋之事若有人敢多说一个不字,那便是……等等。”少年躲在这树后低首忽然见得一物,正是自己一路携带的那柄剑,恐怕是郁书慌忙间扬手扔出去,不想被这树后的草叶遮住,这时候忽然看见了,努力地倾身过去想要拿到,却不想动了枯木。

极轻的声音,他终于握得那柄剑。

“谁!”

四下人影忽至,团团围住一个手足纤细的少年,手中执剑,全是一副居心叵测的模样。

苍青色的人转过身来,隔着几步距离面色阴沉,“到了这里竟也还有人探听?”慢慢过来望他,“抬起头来。”

少年不动。

“我说抬起头来!”

他微微仰首,两侧之人俱是一愣,本是男子衣裳,这面上却是极秀丽的眉眼,干净的脸色于清晨深林之中,天光不明,只见眉心一点朱砂如血。

清明晨雾。

很美的人。这样的乱世之中,却是苍白秀颖的光。

苍青色的人分明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又看见他手里的剑,笑了起来。“我当日说过,我会赢。”

少年深深记得那一年血腥屠杀之后他有些颓丧却不甘心的眼神,如今的他愈发地棱角分明,却也依旧不过是二十余岁年纪,一望之下表情难测,恍若突然便能大怒,却又笑得真心实意,一切都是似真非真。

比如此刻,那人突然想起来当年自己溃败之时,会稽山下的漂亮孩子,如今几年过去更加难以言喻,不是女子,却不输清丽,手间握着那柄剑,身量修长,也并未丢了英气。

真是奇怪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