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80章: 旧日(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80章 旧日(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茜哈哈大笑几乎是被他弄得无奈到了极点,“你已经这个样子……还非要……非要去探问你不该知道的是不是!”

咣铛一声什么东西沉闷地砸在了地上,韩子高听得该是样极沉重的物事,却又想不起来,陈茜忽地止了声音,探眼于地上寻觅。

那只竹笛。

竹体中空……不该是这般声响……

“好,我告诉你!我告诉你!”陈茜眼看见那竹子被纠缠之间撞在了地上,一时彻底松了所有力气。弄得两个人都再耐不出声音,韩子高反复地躲闪他想要探看自己面上的目光,却是嘴里不放,“随意你……啊……怎么样,韩子高,你给的名字,你说和我换……陈茜,如今开始觉得……换错了人么!”

人是他的,一开始就注定了,他没资格去抱怨什么,只是他厌恶被人当做别人。

“我不是竹不是!”一口咬在他撑在身侧的手臂上狠意之下瞬间见血,陈茜倒抽一口气也是周身一紧彻底到了极致。

淅淅沥沥而下的血,报复一样的彼此不放,他扯起韩子高的头发,“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止一次,你不是。”

窗外黑鸦惊起。

两个人都到了最后全然虚软无力,消耗得过大他猝不及防一把被他带得后仰,陈茜终于见了他的脸色。

湿了的莲,还是受不得落了泪。

终于……终于见了你的眼泪,这太过不容易的一丝示弱,“你不是他,若是他,根本熬不下来这么对待,若是他,早就会哭叫得撕心裂肺,若是他……我全不用这么费心!”到底是为了什么,溪水之畔动了心念开口说要带他回来,费尽心机地想法子顾着他少年骄傲,如此难得的心气,就连一柄剑鞘……

陈茜放开他的发径自躺倒在他身侧,胸口随着怒意起伏巨大的伤疤,“你想知道什么?”侧过身望,那苍白的人抖得受不住终究趴在榻上,汗湿了发黏在两个人身上,陈茜抬手拉他过来,面颊贴在自己胸口,“侯景伤的。”

“侯景?”韩子高一惊抬起头来看他,“他……”

“怎么?天下皆知他残暴无道,那年我一剑砍在他眉心让他这辈子都带着那凶煞的面容,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我?”

是,侯景面上有疤,所有人都不敢与他对视,从那之后侯景愈发地残忍,所到之处必须屠城曝尸才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环住这忍回了所有痛楚,狂风暴雨之后美得惊心动魄的人,轻轻拍他的背,“不要惹怒我……有时候……控制不住……你便是非要惹怒我,何苦呢……”

韩子高无言,却颤抖着伸出手去同样环住他的颈,这一个细微的动作让陈茜骤然酸楚,忽地死死地抱紧他,“我曾经被他下过天牢,或许你也听闻过,不过想来,那时候你年纪尚小吧……”

是,那一年韩子高刚刚逃出了会稽,路上听闻传言,陈茜夫妇被暴君捉去入狱,人人都在说,陈氏这员大将定是要惨死刀下的,却不想最终陈茜还是活了下来。

韩子高累极连手指动一动的气力都没有,微微闭上眼目,便能够想象侯景天牢之中的境况,定是……常人不能理解的可怖。

没想到陈茜再开口已然让他心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吴兴(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