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81章: 吴兴(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81章 吴兴(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是生生踏碎了我的肋骨……命人制我于地上,一脚踏上……”口气已经显得几不可闻,韩子高周身一紧,却也是同样死命地搂着他的颈侧不放,陈茜慢慢地说着,空气之中腾起了不知道是谁的血腥气,拉扯消耗之间都受了伤,韩子高唇角带着自己的血和他指尖被他咬破留下的痕迹,鲜亮妖异的一抹,俯在他身上不动,暗影里过于白皙的肩骨惹得陈茜的手掌顺着脊背向上,“侯景自立,我十八岁在与他一战败后退散途中经于会稽,就是在那里遇见你,而后,一路赶回吴兴。那里是陈氏起兵之地,无论如何我都需先回吴兴休整才有机会再战。”

手上被韩子高咬开的伤口带了血,蜿蜒在他*****的背上画出莲纹,幽暗莲香,吴兴……吴兴。

是自己的家乡。

讲给他听,是从来不肯对任何人说起的过往。

都以为侯景原本不过是个以寿阳为据点起兵的莽夫,却不想他郁郁积怨,举兵反梁,以诛锄奸佞为借口来号令百姓,十月渡江包围了建康台城,而后残忍血腥引水漫城溺死者岂止千万。

十八岁,陈茜十八岁的时候心高气傲不可一世,建康之外攻城不下反被侯景重挫,只得沿路败退回起兵之地以图日后再起。

路上心中犹有嫉恨,更何况部众亦是对侯景惨无人道的昏君之治厌恶极致,心中的火气无从开解唯有一路屠戮才能消恨,行军之人朝不保夕,若是不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手段,证明自己还能够有能力攻击,士气定要日日衰落。

陈茜当然不会去约束什么,自古有之,败军所到之处难保不泄愤伤民。

而后一日他与他会稽山下偶遇,不过是一闪念而起的冲动,向着那美得傲然的孩子立誓,他一定会胜。

将自己的佩剑赠与他,起码这孩子便不用再拿着个木剑去信仰什么微不足道的力量,起码拿了这剑,若是日后真的遇上什么伤害,或许就可以试着自己去抵抗。

他明白自己不是个善良的人,陈茜一直都清晓异常,只有那么一个夜晚被这幼童眼底的倔强触动,当他这般年岁的时候,吴兴的荷塘依旧清新可人,还能够在练武闲暇听着那首小调……莲绯子碧,高华不染……

所以是动了一瞬的心念。

却不想之后越往南行越对己方不利,长江天堑横绝,陈霸先率众进驻大庾岭之际,陈茜一行已经被侯景盯住不放,根本无法与叔父相接,赶回吴兴一路之上不断遭受到侯景派兵追击。

好不容易连夜不曾停歇终于于清晨时分接近吴兴城外,却在竹林之中见了那白衣吹笛的如玉男子,眉眼之间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究竟是少了些什么,陈茜疲累疯狂之极不管不顾地劫他入城。

吴兴沈氏参军马下相迎,陈氏一众都是如今手握重兵之人,侯景之势是否能够推翻,如今天下俱在看陈霸先同王僧辩两家之计。

沈法深的担忧全然成了现实,陈茜败退回吴兴,战火定是要席卷而来谁也别想独善其身,好在,好在先让妙容随竹出去,若是一切顺利,这半时辰便该是出了城去吧。

参军府外沈妙容之父负手仰望天际,这般光景,日头升起,该是无事,却不想陈茜竟然捆了个人回来,“将军!”来不及细看先迎其下马,他一把拉起自己马上带回的人,那人分明毫无手间气力猛然就倒在了地上,抬首突然看见了沈法深惊叫起来,“参军!参军快些救我……”

立时四下参军府中之人俱是惊讶非常,“竹公子…….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吴兴(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