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85章: 吴兴(五)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85章 吴兴(五)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阴影里的人低声笑起,“这么说起来……你现在很想我死?”

他覆手拉过衣裳,果然是绝佳的缎子,只需微微一丝光影就能映出绯莲之色夺人眼目,“不,这是我自己甘愿的交换,没有人可以威胁我。”

陈茜拥住他背脊,“你知不知道……我宁愿听他说希望我死,起码…….这样他死的时候我能够维持心安理得,死了这么多人,如果他能如此……我同样可以说服自己,不少他这一条命,我这身上,真的不少他这一条命…….可是竹从来都只是哭。”

冷冷地牵动嘴角,韩子高不去理会。

“没有多长时日,于吴兴不过一月而后侯景便追杀至此,那之后,我被下狱之事想必人人皆知…….”月光之下,陈茜抬起他的肘间,“累了么,那便睡吧。”又是一瞬间的温缓低沉,简直让人不敢仔细辨听,韩子高忽然转身,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陈茜。”

面前的人同样散了衣冠,没了那些刀剑傍身夜晚之中竟是全然不同的温暖俊逸轮廓,带了探寻,看见自己格外严肃的面色陈茜反而是面上带笑。

幽冥之中他眼底晕开的光,韩子高突然忘了自己想要问什么,僵住躲闪,便又想背过身去,手间被他一把抓住,“怎么了?”

很安静轻缓地询问,他却如鲠在喉,这样夜晚的陈茜异常让人不安。

过于温柔平静的背后,是不是反而能够更伤人?

“无事。”匆忙地闭上眼睛,便当做自己是真的乏了。

“珍珠粉是为你研的,知道你要强不肯收,若不激你,你定是不肯的。”陈茜说完分明觉得他手间一紧,却是不做回应。

“别佯装睡过去,我说了,不是给夫人的,所以白日里说的话,你别气。”他眼看着这豹子锋利地爪牙死死地护着自己的尊严,就是不肯随意地软了心气,只能是说起试毒,若不这样,他定是不从。

韩子高还是不说话。陈茜越发觉得好笑,不由出了声音,“别睡。”

“陈茜。”他果然睁了眼睛,却并不像陈茜所想,本以为说出了这些就能看见他不一样的表情,这么美的人,若是有些别样迷茫,听了自己的话不肯相信惶恐的风情,是不是会更加无双?

他其实比起竹来明艳得多,陈茜知道这词若是说出来,韩子高能举剑而起,可是当真比记忆里的人鲜活上百倍,不仅仅是眉眼,而是周身带出的气。

如这颜色一样,站在日光之下美得能够烧起来。

很遗憾韩子高还是一样冷静不乏锋芒的目光,修长的身形如豹一般,并不见什么波澜,陈茜只得应着,“如何?”

“子高若不是如此不遂县侯的意,岂不就真的成了第二个竹?说到底,你反复在试,还是想找回他来么……”

无论陈茜上一刻所说的一切是不是能够相信,无论他今日是不是真的想用自己试毒,总之他不过是想要确认出来,到底这一次带回来的人,是不是一样的柔弱听话?

“其实你很可怜,陈茜,”韩子高不卑不亢也不见什么表情,“你得到他的时候不懂得珍惜,等到如今他死了,你又开始怀念他的温顺。”

四下云动,陈茜眼中的光愈发狂胜,突然掐住他的颈,“为什么你每一次都能惹得我动气?”

韩子高觉出他的手力,渐渐开始难耐,“你的故事还没有说完,你为什么会娶沈妙容为妻?因为他死了么?因为你后悔了所以要照顾沈妙容?”

陈茜狠狠地甩开他松了手。

很明显,周遭种种都表明,陈茜同竹苑里的女子绝不似一般夫妻,那感觉分明是表面云淡风轻的相处,而一切的现世安稳都因为自己出现在沈妙容面前那一刻开始崩塌。

故人已死,难道还不放了他的妻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吴兴(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