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86章: 吴兴(六)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86章 吴兴(六)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我入狱之前便已经和沈妙容结为夫妻,却无夫妻之实。”

“你!”韩子高只是觉得异常惊奇,种种的迹象表明那个女子毫无殊色,而陈茜看起来也不会如此麻烦地非要惹上了沈参军的千金,他的目标是那个温润的男子,可是为什么却要娶沈妙容。

几乎没有人再见过竹公子。

他把他软禁在自己所居的院子里,沈妙容日日在那月门之后等着,却从来不曾得见。有时候见了陈茜出来,亦不施礼,陈茜同样也并无怪罪,他通常连抬眼打量她的兴趣都没有,吴兴水土养人,说起来,恐怕那街上的随意拉来的姑娘都会比这沈妙容多几分姿色,她不至丑陋,却是经年养成的大府性子,在那闺阁里闷出的太过平淡无奇,何况如今突生变故愈发地憔悴起来,弄得沈法深望在眼中都是忧心。

“便听爹的话,既是没有真的成亲总还有转圜余地,何苦非认了竹他一人?你也看出了,信武将军颇好男风,这么多日子了,你想他还能有好……”

她也不再争辩些什么,终于那一日陈茜议事回来换下了盔甲归来,却见到沈妙容独自徘徊不去。

他不曾理会,径自要进去,她却突然跪下。

陈茜余光瞥见停了脚步,却不曾真的睁眼回身去望她,“小姐不用如此,我尚需感激参军此战配合,小姐起来吧。”近来一直听闻形势不好,她听了陈茜开口的口气,显然是他心里受了些挫折,压下了躁动故意平稳。

这个人也并不都是一味的暴戾,起码他这般站着安静说话的时候,沈妙容觉得他还是有心的。

若是真的疯子,他其实不用这般费力,真的不顾爹的面子命人驱逐了自己也不是不可,他也还是忍了这些时日,自己日日前来骚扰。

“将军,小女如今只求一事,我与竹公子旧日且不再提,如今只求将军能准我见他一面。”

她只想听竹一句话,无论如何,爹说的无奈,陈茜给予的压迫威胁都不算什么,只是想看看她一直憧憬与之共度余生平顺的男子,在如今这般世道迫人的情势下是否依旧不改初衷,她已经定下了主意,只要竹肯说一句他还记得和他们的誓言,那么她此生无憾,便去寺庙落发为尼。

世道命数既然不能扭转,起码沈妙容记得要守住自己心中竹林。

她想过陈茜一定不可能应予,甚至也知道若是真的惹怒了陈茜之后的后果,沈妙容如此做本身就是在让爹难堪,不过是个府里的清客闲人,将军说要了给了便是了,他与自己的婚事并未对外公开,如今全是无畏的伤心,旁人哪里得知,真的闹起来,还是她沈家丢脸。

沈妙容说了这一句话之后心里百转千回,偏偏陈茜同样沉默半晌,几乎觉得有些绝望,无论如何都好,她定要在这里等下去,陈茜总要有离开吴兴的日子,他不可能一直把竹关在这里……心里乱糟糟地缠成一团,正想着忽然看见那暗色衣裳的人转过身来。

他好像今日一直压着心神,定是不顺心,却好似战事上越不利,他反倒越不爱动气,爹曾经说过,陈茜一直都是狂傲不可一世的名声远播,其实若真到了要紧的军情上他格外沉稳不会轻易溢于言表,这些传言不过是他平日待人接物的性子罢了,否则他真如传言,又怎么可能一直军功深得陈霸先信任?

如今看来,果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吴兴(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