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88章: 吴兴(八)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88章 吴兴(八)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死死地捏着那柄短刃,从来都不得算作殊色的面容却渐渐浮上些云霞颜色,竟似真的如同他拥住她的那一日一般的模样,静静竹林之中。

湿了眼眶,见了她的坚持,竹终于开口,“算数。”他不会说多少惊心动魄的字句,但是说过的,她便都会牢牢记住,两个人的头发盘在那锦绣的床榻之上,却是另一个人的屋中。

竹嘲弄地望着自己的模样,如今他只是他的一个禁脔,忍住不想在沈妙容面前落下泪来,却不想辛酸难耐熬不住。

她见了他的眼泪轻轻地叹气,“无事……我们都记得…….”竟是忽然抬起了手间,竹来不及反应,便看见她手中的短刃直直地向着喉咙而去,“竹!此生我若不能嫁你为妻……”

“妙容!”竹大惊之下下意识地扑过去拦她,身子一动结在一起的发不由拉扯起来,沈妙容手间被它拖住一时气力一滞,“妙容不要!”

隔空有人烛台掷过,击在沈妙容手上带着榻上那身白衣一起翻倒在了地上。

暗色的衣袍曳地而过。

门边久久不曾开口的人一步一步走向他们两人,似笑非笑,声音低沉,“好一对痴情儿女!竹公子,沈妙容,永结同心意?竟是私下结了发,沈小姐如此,是要在参军府中为了个男宠殉情?好!那我便去禀明你爹,让这府里上下都来看看!你沈家的小姐今日做了什么蠢事!”

“将军!将军放过妙容吧!”竹突然听了这话立时又吓得不轻,无论如何,他如今唯盼妙容无事,“竹已经听从将军一切,放妙容回去,我与她自不会再有来往!”

放她回去?这本就是她的家,她如今做了这样的事情,纵使沈法深不罚她,这府里上下都是定不住流言了。

方才情急之下袖风卷起厚实地砚台直直劈过,撞在沈妙容手上一片深红印子渐渐显了出来。

她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竟是一片空白地再想不起其他。恨只恨,为什么不能利落些!

陈茜走到竹身前,居高临下般地俯瞰他的模样,“你恨不恨我?”

“不敢。”他垂下首去,迟疑地一会儿,白衣上见了泪痕。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他的目光,为什么你不会骄傲的捍卫认定的信仰?一样的眉眼,陈茜突然发起狠来摔门而出直接请来了沈法深。

他见不得他凄哀柔顺的模样,“竹,你恨不恨我?”

他还是跪在地上摇首。

陈茜有时候真的想不分明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一定要得到他,只当做自己贪图那一双漂亮的眉目么,还是因为曾经路过了不一样的风景,所以不断地妄图去临摹,他想去找,还有没有人会有记忆里的目光,骄傲,美得惊心动魄。

被那地上缠绕在一起的头发刺痛了眼睛。

这事情吵闹了一日,沈家大小姐险些为了个将军看上的男宠殉情的事情立时教吴兴街头巷尾传为了谈资,沈法深命人好生看管将自己的女儿锁在后院。

陈茜坐在椅上品茶,遥遥地望着跪在地上的竹。“我说最后一次,你起来。”

竹终日开口只有一语,“请将军为妙容求情。”

陈茜的怒火压抑忍了他一日,到了日暮,终于按捺不住,一把扯了他的衣裳,就着那跪着的姿势一把把他推在地上,却也没有下一步动作。

地上的人不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吴兴(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