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89章: 吴兴(九)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89章 吴兴(九)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地上的人不动。

“我做什么你都会顺从是不是!”他几近低吼,竹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像头野兽,无论如何,无论怎样难堪他都只会这样跪着祈求。

那身被他扯碎了的白衣突然笑起来,“请将军为妙容求情,放她出来吧……”

陈茜扬手将那茶叶泼在他身上,毫无防备突如其来一声凄厉惨叫,陈茜等着他翻身而起,却不想竹仍旧是动也不动,如玉般地身上渐渐地晕开了烫伤了的红痕。

“还不起来是不是?”陈茜手中的茶杯一寸一寸碎为齑粉,点点白沫从五指之间扑簌而下,散在他惨不忍睹的身子上。

碎片零星棱角,他不住地低声哀叫。

“你自己尚且身不由己,如何能救沈妙容?”

“为人夫…….纵是……..”竹不过是低低地答他,这话刚刚说了一半头发却已经被那坐在木椅上的人一把扯起,“为人夫?”陈茜放声大笑,“我真的很难想象你这般听话的人竟也能有妻!”

“她本便嫁与我为妻。”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弱,被陈茜拉扯得落下泪来,“将军…….”带了些躲闪,他是一直躲在人烟罕至的地方生长而起的人,从来不曾受过这般折难,一切的一切都和他原本简单的世界不一样。

他只是需要一片竹林,安静妻女,闲暇的时候临风吹笛,亦或者是荡舟湖上。

陈茜突然安静下来,他俯下身子去,咬破了他的唇角,直到见血听见他低声呜咽,长长的墨色头发掬在手中柔顺一捧,“竹?”

手间的人呼吸紊乱,下意识地想要躲闪,终究是明白自己的身份,望着陈茜带了怯懦。

“她是你的妻?”口气温柔到让竹几乎不敢回答,半晌颔首,这是他从未听见过的安稳声音,到底……他想如何?

陈茜松开他起身出去,“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好办法,你不是求我救沈妙容?她如今丧尽了沈家的脸面,那我……替沈家寻回这面子来可好?”那嘴边一抹苍凉的暗红色,竹不禁遍体生寒。

手里拿着竹的笛子,陈茜微微打开窗子,微凉的空气瞬间卷入带起地上裸露的人一阵寒颤,“你想如何?”

陈茜温柔地抱他起来,把那笛子还给他,“拿着它,自己在这里的时候也不至无趣了……”

“不要伤害妙容…….”他伸手去抓他的袖口,“她到底是沈参军的千金,若是逼得急了,参军亦不会做事不理。”

陈茜笑起,“我自然不会蠢动伤害她,一个女人罢了,我这么做,保不准参军会千恩万谢……如今这沈妙容的名声可是难嫁了……”

寝阁内室,幽幽回忆。

咫尺之内,体肤相缠蒸腾起的温度暖意渐长,陈茜不由地用手指碰韩子高肘上的伤疤,见他不曾挣动,便知道不疼了。

低低虫鸣,遥远深邃的记忆被人一朝触及带了惶恐的颤抖,秋夜死寂至了几点,愈发地远,愈发地能听清一些细小地方的虫鸣鸟动,韩子高一直不曾开口,安静到呼吸都浅淡下去,直教陈茜几乎觉得他睡过去,正在想要倾身探看的时候他却忽然开了口,“所以你执意娶了沈妙容?和他赌气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食心(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