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章: 遇(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章 遇(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来这里偷听?”他倒并不认为这少年真的能做什么,看这样子,纯是莫名其妙绕了这林子出不去吧。

“不。”少年也不多言却直直地盯着那苍青的人影看,答得干脆并不辩解。

“哦?那倒是我冤了你?”他突地又起了那般玩味的笑,上下望望他,这模样生得太好,总让人忘了他的潜质,看着也是个有心骑射之人,微微踱了几步至他身侧,细细打量,身旁两个梁帝的手下还跪在地上,一时有人过来询问,“县侯,如今这二人……可是?”伸手一个杀的动作,少年听了这话,此人如今为侯?那便是陈霸先亲侄长城县侯了。

这么说来,陈茜?

少年也同样丝毫不觉无礼,上下地望着陈茜。见他回过身去招手,“带过来。”

两个人被带过来依旧是绑在地上,陈茜动也不动见他们被扔在那孩子面前,微微过来,“都当知道,我最不喜欢有人背后无中生有,但是……错不是你等所言谋逆,而是……”他扬起手来霍然拔出侍卫佩剑,“而是这梁朝如今本就是我叔父一手扶植,何谈谋逆!”

说完竟是手起剑下丝毫不见犹豫,只一瞬间的表情变幻,突地就成了狠绝,竟是立时鲜血飞溅两人当场丧命。

霎时绽开的血喷涌而出溅得那孩子一身,温热的触感带着腥甜几欲令人作呕,淅沥而下湿了他白皙手间。

陈茜慢慢地收了剑,依旧是静静望他,他是故意。

他想看看这漂亮的孩子惊惧的眼神。

结果很明显,那孩子一动不动,依旧是微扬起额头来,身染血腥却是目光清亮,荒野生花。

果然是个有胆量的可造之材。

陈茜恢复了笑意,缓了口气,“你不怕?”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是,上一次在会稽山,陈茜获罪兵败而逃之时远比今日做得过分,他为何要怕?这一路上屠戮见得太多,乱世之中,若不对死亡漠然,那便是对自己的藐视。

“放了他吧。”四下诸人放开对少年的禁锢,他慢慢起身拾起那剑,却是走向溪水。

陈茜翻身上马,却不急着离开,他看着那孩子走到溪水之畔,竟只是慢慢地俯下身去以清粼的溪水浣手。

他身上都是血腥,回去的话郁书定会害怕。

慢慢将那血迹洗去,潺潺流水之间洇开的胭脂色泽,苍白的指尖搅在水里,指尖生莲,眉间一点朱砂,竟是慢慢地晕开在晨雾里。

立时便又静得迫人,这般妍丽的孩子逼得满眼都是生死之争的侍卫都有些心神不定,这世间竟真有能惑人心的容颜,何况分明竟是男儿身。

陈茜轻扬马蹄,烈马一声嘶鸣惊散满林飞鸟,天光渐明之际,他于马上,松开马缰噼啪击地,卷起那柄年少时候一时心气送与他的剑,握在手里。

那孩子听得他就在身后马上,只是略略回身望望,便又安静地洗去自己手间的猩红颜色,突地陈茜扬手一掷,竟如当年送他之时一样,只是这一次剑入溪水荡起一泓涟漪不绝,少年指尖带起的胭脂莲华立时破裂开去。

剑碎莲花,却是美得惊心动魄。

“跟我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