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1章: 食心(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1章 食心(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背过去远离自己的人开口换了话题,“你娶了夫人,也伤透了竹。同样对于沈妙容而言,你确实是个魔鬼,难怪她上一次失了神便控制不住地咒骂,这事情……确实太过了。”

太过了?

“你要明白……”陈茜听着他冷冷地扔出了评价,不过是对自己旧日记忆的一个过客,听着别人的故事最能够置身事外看得清楚,却让陈茜很是不悦,“这世间只有我不想要的东西。”

一如他从未曾变过的狂傲之气,那一年沈法深几乎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弄得日日不得安眠,妙容终日以泪洗面一心求死,口口声声将那非竹不嫁的话扔给了所有看热闹的人。

“外边人都早听闻参军府里进了个一无是处的人,只是会吹笛子,又不见参军招他做伶人,那还有何用处,想来别是一早动了心思养着将来献给谁吧?”

“胡说八道,这不是明摆着么,参军是给自己招的女婿,却没想过让信武将军看上了,真却是当真难办了,那可是惹不起的主,别看这几日不得意……”

“嘘!我确是听闻了,他这次不也是败兵而返?还在吴兴撑什么威风,抢了人家的女婿,这下好了……咱们小姐怕是永世也别想寻着好人家了…….”

换音未落一声凄厉的惨叫,两个家丁聚在那府前的柱子后说得正是兴起,忽然一刀砍在那颈上断了前者的头颅,身旁一同的那人吓得当时就尿了裤子,突如其来的鲜血溅了自己一身,身后刀口一瞬迟疑,却还是扬起就欲再下…….

“参军……不,岳丈何许如此?”陈茜笑起按下了沈法深亲斩自己府人明誓的手臂,“滚!”

“将军饶命,参军饶命!”那人一路仓皇而去几乎跌进了浅塘里。

沈法深手犹颤抖,千不该万不该走了这条路,非要装上这几个下人,不过也是无辜的性命,爱说些闲话罢了,可是陈茜就随在身后,婚事自己迫不得已应下了,他便是自己的贵婿,何况按照陈茜的性子,被人说成这样,他若是出手,恐怕更惨。

沈法深只能咬了牙让他放心,亲手结果了唐突的府人。

陈茜果然对他信仰有加,“岳丈如此陈茜倒也放心,我非一时起意,方才已经将此事想法子飞鸽告之叔父,如此大喜之事,参军日后也必是…….”等等升官封爵的事情也无需说得太直白,点到即可。

沈法深暮年银丝微乱,强压下了所有悲愤面上镇定,“小女自幼顽劣,前日又让将军救下,将军于沈家大恩难报,如今肯收妙容实乃沈氏之福,偏偏刚上这下人不懂事坏了规矩…….”

陈茜挥手止了他的话,这婚事他根本就是不放在心上,那女子纠缠不休惹得自己也想看看他们还能如何,且先谈正事,“书信通路暂时已经可与叔父联系上,我想近几日叔父便会想法增兵赶来吴兴,立时我部亦休整得当,自当一举反扑建康攻下那侯景反贼!”

“沈氏自当跟随!全力助主上得偿大业!”

喷玉长鸣西北来,天际惊鼓,扑簌而去的信鸟仓皇闪避却到底不敌弓箭,银光一动,盔甲之下伸臂牢牢握紧。

寸断了翅膀,撕裂鸽鸣。

一路急行而来的军士疲累地倚靠在山谷之中,那大帐里庇荫不见日光,正中男子面上狰狞剑痕,凶煞之气惹得毡上宝剑铮鸣。

羊鹍呈上那拦截而下的信鸽,湿嗒嗒的血迹未干。

还残存了一口气,双翅却被人生生掰断,春过,遍野残红。一双带伤的残暴赤色双目死死地盯着它腿上绑住的讯息,展开来一望,三两字句换得他仰天长啸。

羊鹍惊得立时跪下,“皇下息怒!”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食心(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