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2章: 食心(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2章 食心(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陈茜果然太过年轻!这种时候便想着用联姻来捆住沈法深,朕倒要看看他得了吴兴兵力又能如何!”冷冷地将那一息尚存的信鸟扔在地上,立时喷溅出的血迹。

丑陋可怖的伤口至今仍旧翻着皮肉烙印在他脸上,从额角一直到下颚处,若不是身边常随的羊鹍,再无人敢同他直视。

走过去,看着那地上挣扎的可怜小东西冷笑,“陈茜,今日是它,明日…….便是你!”说完一脚踏上,那鸽子再无一口气息。

血泥一滩。

羊鹍侧了眼目再不愿多望,只是低了声音,“皇上……陈茜是要活的?还是……”

那人翻身坐于上首,“寡人要陈茜夫妻的活口!包括他们此行所有人!”

“是。”

余人退下,过了春日江南水土愈发起了湿re,帐中男子闭上眼目,那一日的疼如鲠在喉,陈茜……年纪不大,却是他难得的对手,竟然能够一剑直劈自己脸面,甚至险些便要了自己的命。

“侯景今日立誓,此生若不能将陈茜踩于脚下永世不得翻身,我必入畜生之道人人得而诛之!”

指尖死紧化成那一滩翻开的皮肉,要你死太容易,我必要你生不如死!

婚事在即。

竹垂着首奉了茶来,陈茜一直脸色极是不好。他愈发觉得需要快些离开这里,格外焦急催着沈法深办好了一切明日便要行礼。

如此,再不出三日便可带兵离开吴兴。

抬首间那白衣人苍白了的脸色,看也不敢看自己的样子只是捧了杯热茶,陈茜越发本就是到了危险的时候越容易沉下心来,这时候见竹的孱弱样子不禁也叹了口气,接过茶来,“你坐下吧。”

世人总言竹子色泽淡雅,细圆修长,那泼墨的山水之间亦是朦胧若色,淡淡风神,眼前的人柔顺听话,细细看去也确有竹的秉性。

可是总乏了些韧。

他无声地依命坐下,半晌见他喝了茶去,“将军。你娶妙容无非是为了……”

陈茜吹开茶渍,“你莫不要想得太简单,若仅仅是为了毁了你,我陈茜岂不是太过愚蠢。娶她我便和沈法深关系更亲上一层,也更能控住他。”

“可是将军,你若不是真心何苦非要拿妙容来交换兵权,她到底是无辜的!”竹显然是一触及沈妙容的事情便变得有些容易激动,话说了一半声音越来越低,发觉自己口气太过的时候人已经被陈茜一把拉过坐在膝上。

“嘘,你不要生气。”竟是笑着抚慰这微微红了眼眶的人。绕着他的头发覆在他手上同捧一杯茶水,竹却好似是惊到了一般仓皇退开了手,明显是不愿同他共饮一杯,陈茜大笑自饮,扔了那空荡荡的茶杯去。

几番派出的信鸟都得不到叔父陈霸先的回讯,陈茜明显觉出了事情不对。“竹,过不了几日,我们便需一同离开吴兴,你该庆幸如此便能同沈妙容一处,我若是离开,她也定是要走的。”

“参军原本就是担心此事,不愿妙容涉足权贵将相,将军此行凶险,若带亲眷岂不是负累。”

陈茜眼中光芒渐渐分明起来,“仍旧是这般念着她,无相无貌,如今又是自寻自寻死路不成落人笑柄,竹,我如此做算是救了她。”

“将军……”他百般说不通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是直起了身子远离陈茜躲去一侧。

混乱的人世。

他与妙容原应是远远避开,回归到自己之前十数年一直隐居的生活里去,如今的一切都是他所不能想象的,何况…….眼睛瞥见那茶水,紧了指尖。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食心(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