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3章: 食心(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3章 食心(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茜见他如此便知道这已经算是他的反抗,沉下脸色来对着他开口,“过来。”

竹退后两步不动,垂着首,那长发还来不及束好。

桌旁褪了盔甲依旧不失锐气的人伸了手去取下自己佩剑慢慢擦拭,“我说,过来。”

“将军收回成命吧,放了妙容,竹愿随将军离开吴兴,哪里都好……只是……悔了这婚事放她回原有的生活去……”

“你可知道,我从来不同人谈条件!”陈茜剑尖一动直指他胸口,“你算是什么身份来和我说这些?莫不要觉得这几日外边说着我宠你……你就真以为自己有多重要!”

竹仓皇摇首,“不…….我只是…….”说着说着又被那剑光带起了寒意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日日念着妙容同他的婚事,情急之下他再顾不得忽地侧了身向着门口跑去。

“竹!”

他就欲推门出去躲开,陈茜臂上一松那剑光愈盛贴着竹苍白的面颊而过钉入木门三寸。

隐隐地沉木裂开的声响。

修长的手指平日里素是弄笛声声,何曾见过这般暴戾之气,立时颤抖不住,白衣溃退,骤然松开那门板,一退之下带起袖风而过,长长的发丝被剑气断却三两。

陈茜正对着门口微微眯起眼来,日光透进,映得他的长发在空中无助落下。

“不过分毫,你方才就再也见不到沈妙容了。”剑的主人口气低沉蛊惑,“过来,竹,我不会伤害她,我只是不得不稳住沈法深而已,娶了她…….起码一时三刻,他不至于拿自己的女儿冒险,你知道……如今侯景咄咄逼人,沈法深以往又一直是不愿过多涉及战事…….外人见着他即是怕我,实则究竟如何,谁又知道呢……”

竹撞在垂幔之上一声疼呼有被他的口气吓得不轻,怎样也不敢过来,陈茜愈发隐忍不得,一怒之下起身过去。

一声闷响过后竹惊叫出声。

远远地回廊下几个丫头又听了动静慌忙退得远了,“听这动静又是坏了什么东西,这信武将军的脾气实是得罪不起……”

黯然内室,不知今昔太湖两岸,是否竹林依稀?

陈茜一把将那饰了垂幔的木屏毁去,收剑三两之下断了绫罗捆在他手间,“你该知道我的耐心有限!方才百般劝哄你不肯听,那便不要怪我!”说着手间使力将竹扔回那榻上,手臂被长长的绫罗缎子绑缚住绕在榻首,“将军!”

转身掩门而出。

屋内唯剩得低泣。

他怎么对他,他也只会如此。

陈茜站在屋外空白一片的院中,下人们远远退去都不敢上前,他一个人暗色的宽袍不经意拖在地上。

迎着日光闭上眼目,手里死死握紧那柄剑。

他不是竹,不能一心一意只想着自己心里的那一个人,有时候折磨他就是折磨自己。这么干净简单的心,陈茜从来不曾见过。

他好像不懂得怨恨和抵抗,竹只是本能觉得自己应该交换得沈妙容的平安,他亦不懂什么兵家权宜,更不懂得侯景有什么可怕。

可是陈茜不可以,他自幼起就要学着强大,强大到随意决定别人的生死,这样才能保住自己的命。

幼年叔父厚重的手掌满是经年刀剑而出的茧子,扎在自己手心,“陈茜,你若不想死,便要学会亲手……除了自己的心。”

从此他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心。

温热的血溅在面上,他只记得不是自己的血就算作赢。

“记住,这世间只有你不想要的东西。”

“是,叔父。”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食心(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