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4章: 食心(五)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4章 食心(五)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难得回了这里,勾起最初的印象,爹娘早年死于征战,他亦是一直对于亲缘极寡淡之人,兄弟之间彼此各归武将门下习武练兵,他一直依附于叔父扶植。

如今再想着回去寻找自己记忆里吴兴的荷塘,却被告之自陈氏离开之后就枯了。如今全剩下些沉泥腐败了的叶子,若真的去了,恐怕连写残迹都见不得了。

陈茜步子僵住,寻无可寻。

“莲绯子碧,高华不染,落落修妍,静静清宁……”

他该记得自己没有心的。

新换的佩剑在手感上总觉得欠了点什么,行于会稽之时偶然起的冲动,想也不想把随了自己多年的长剑扔给了一个不知姓名的孩子。

如今他掂量着自己手中的兵器,怎么也寻不回当初的感觉。

再一次的报时之音响起全是临近天亮,陈茜突然收了声音,拍拍他肩上披着的绯莲衣裳,“歇一会儿就要起来了。”

“既是说了,为什么不把结局说完?”韩子高明显是想要知道之后的事情,但也同样知道他是真的不肯再说了。

“不是不说,只是一切还没有到结局。”

“你娶了沈妙容,不久便被侯景抓走?而后……”

“不是不久,而是在拜堂之时。侯景军队突如其来攻破吴兴。礼未成,交盏未喝,我同全府上下便已经被他包围。”

韩子高知道那之后的一切对于陈茜而言的意义,陈顼甚至能够拿这件事作为要挟,可见他当日有多凄凉,立时也想着要避开,略过了这些他一时只想起那魔头的下场,“据说之后侯景兵败,是被分尸送回?”

臂间握着自己的人分明手下使力,韩子高觉出他的挣扎,愈发像是要把握在手间的一切捏碎一般,“陈茜?”

“他没死。”

黑暗之中两个人的呼吸都是一滞。

暗赤色的光翻身而起,“你说什么?”不能相信地盯着他望,这消息是真的属实还是陈茜已经被这仇恨弄得分不清真伪,“你不会只是从街上听了些传言便当了真吧?”韩子高一直也只当是好事的人趁着难得的安稳时期作祟,却不想陈茜亲口承认。

“他确实没死。我今天便是去见他当日的副将羊鹍。此事我已经可以确定。”

韩子高愣住。

陈茜同他一般支起上身来,渐渐离他近了,正对着他的眼目,“子高……”说完了轻轻笑起,韩子高只觉得他在自己面前笑得极是温缓,探手过来揽着自己的发,“子高?”

一时两个人都有些忘了身份。

韩子高恍然错愕不及,却是真的没有退避开,任他揽着,笑得温存。又是这样的感觉,好像是正在试图留住自己一样的感觉。

这一次陈茜很清醒,没有睡梦,没有短暂的失神,风神俊逸缓和了棱角,微微笑起来,叫他给他的名字,韩子高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应他。

陈茜再开口,一样的温良备至,却说得他从指间开始一寸一寸凉薄起来,那胸口巨大伤疤的男子理顺了韩子高的发丝,慢慢压他躺回榻上,“听我说,不多时候便要起来了,该要好好歇歇了。”

“嗯。”韩子高如被感染一般真的闭上眼睛,却在彻底地放松之中听见他的声音吹乱了自己额前的发,“千万记得,如果他没死的消息让除了你之外的人知道了,那便是……你死。”说完替他拉好锦被。

让别人知道了,子高,你可就真的活不成了。

陈茜眼中沉渊无尽,刹那明灭。

……本章完结,下一章“ 劝慰(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