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5章: 劝慰(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5章 劝慰(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果然。

既然如此,方才陈茜又为何要透露给自己?韩子高立时思绪重又集中起来,陈茜的性子不是会被外界轻易干扰的人。

为什么?

只有一个原因,因为自己早晚要知道么。

可是如今他又同侯景之事有什么关系?陈茜平日里的每一句话都不该是无用,韩子高很清楚,也同样清楚地明白自己。

陈茜仅仅是记得旧日了扔了自己的佩剑给一个无名的乡野幼童,日后忽地见到了,却又发现和竹很相似,所以他才肯带自己回来。

他只是想试着去找回那年属于他一个人的竹,被他囚禁起来,最后死得莫名的人。那个人起码给了他遗憾。

若是陈茜不遗憾,他不会耿耿于怀这么久。

具体发生了什么陈茜无论如何也不肯说,韩子高也便知道定是问不得。

秋声暗促河声急,江水东去。秦淮河上的画舫船歌到了后半夜也已经散尽了,维持住一个温暖韩子高的姿态,拥着他同样安心合上眼目,陈茜细细地思量天亮之后如若真的带他去见沈妙容会有怎样的后果。

两个人面上都安然睡去。

僵持着这样的姿态直到日头升起。

浑身酸软疲累愈甚,韩子高觉得他们两个人可笑至极。

“子高仍旧按制该去武场。”手臂被他一把拉住的时候韩子高身也不转,以背相对说得明白,陈茜却是不放,“今日不用了。”

“县侯……”他立时转身又是那般带了激愤的眼色,陈茜不由笑起来,“今日有事必须由你去办。以后你若什么时候要去武场都随你。”

韩子高奇怪,他只是带着他走去竹苑。

“上一次纯是误入,今日按理子高则不应入夫人居所,这于情于理多有不和。”他只是觉得这女子和陈茜的一切都与己无关,何况恩恩怨怨本就说不清楚的压抑了这么多年,今日待他来这里又有什么用处?

“你昨日听了那么多事情,陈茜做事,哪一次合情合理?”他倒是丝毫不觉有何不可,让开一条小径,“她只是想见你,若不见你,便疯了一般地四下不得安生。我又不能……再伤她……她纵使如此闹,除了开副药让她睡去再没有别的办法。”陈茜竟然也有无奈的时刻,“这不是长久之计。她总要弄清楚你不是竹。”

“我本就不是他,有什么必须解释之处!”韩子高渐渐明白过来,转身欲走,“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此事要和我扯上关系。”他突然有些激动,再不去理会陈茜,“竹已经死了,他的情他的故人,他的……县侯,他的旧妻,难道需要我去一一弥补么。”

“你……”看着他渐渐走远,“韩子高!你回来!”

他全做没有听到,这竹林挡不住他,他不是竹公子。

直到陈茜再一次拔剑出鞘剑气直抵他背心逼得他不得不回身相接,两剑铮鸣轰鸣,陈茜大怒,“这是命令!韩子高!”

剑在两人眉心之间左右不去,韩子高死死地望他眼中的怒火,突然撤了气力收剑。“县侯之命子高自当听从。”

“我不想总是命令,是你每一次都要把事情逼回原点!”

“正是原点便错了。”韩子高chao弄地望他,“县侯想让我和夫人说些什么?子高不会说话,尤其是不会说竹公子的话。”

锋利伸出的尖刺,陈茜却被他眼底倔强不肯退让的光惊了一跳,渐渐伸手拉住他的袖口,“你总是如此在意竹……”

……本章完结,下一章“ 劝慰(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