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6章: 劝慰(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6章 劝慰(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子高一字一句说的格外清楚,“我的喜恶从来不愿掩饰,我不喜欢那般性子的人,说了亦没什么,县侯真的要责难我无从反抗,本是一开始便是错了的,你寻错了人,自然找不回当年温顺听话的竹。”

“你到底还要我说几次,我没有想要你和他一样!”

韩子高再不去多望,径自走了回去,到了竹苑门口才想起来县侯震怒一个人站在竹林里,回身冲他方向行礼,“县侯息怒稍待,子高自当领命劝说夫人。”

说完了绯莲色殊色一闪没入了清幽竹苑,剩下陈茜墨玉的满身独自憋闷在那竹林里,节节高升,细圆修长。

怀里那支忽地沉甸甸地压得人心中积郁。

你看,他的锋芒从来不让。妙容错认,是她真的被这件事刺激过甚。陈茜缓缓舒了这口气,韩子高,你总是能动我心意。

过了一遍晨起的药。

玉儿正守在门口,忽地进了韩子高立时死死盯着半晌才回过神来,“夫人……夫人!”推了门去禀告,“竹……啊不是,那个……韩子高来看夫人了,呃……也不是,总之夫人,县侯准他出来了。”

沈妙容正呆愣愣地望那壁上画像,忽然听了这话立即起身向外走,玉儿通传完了即刻开了门让开让韩子高进去,一双眼上下打量忍不住多看几眼。

其实若真的是比起来还是韩子高惹人眼目,他眉心一点朱砂,又是一身极烈的颜色,竹公子却总是素得些许痕迹不留,太过于苍白无力,而这一次的少年,玉儿打量着,分明是有些脾气的。

带了刺一样的清气。

总不可能像竹公子一般。

匆忙地掩了门候着,却不想韩子高刚进了室内一下子撞到什么,“在下韩子高……”抬眼看见真是那一日的女子,赶忙扶她起来,“夫人……”

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正犹豫着手间被她死死拉住,“你……竹,你没死,我便知道你没死。”

韩子高不由苦笑,“夫人冷静些,我确实不是竹公子。”

沈妙容想也不想一把抓着他的袖间死死地搂紧他的臂,再开口眼泪俱是忍不住,“你知不知道我一直熬着活下去就是想着……或许有一日,或许有一日你没有死……没见了你的尸骨,我怎么也不能相信……”

没见他的尸骨?

韩子高来不及想整个人就被沈妙容拥住,“夫人放手!”

沈妙容埋入他胸前泪落不止,“我早该去死的……我……活着便是……对不起你。”

“夫人!”

门外轻轻地脚步声,室内哭声顿起韩子高再留心不得,玉儿却是立时垂下了首,刚要开口,来者墨玉云纹点地,扬手止音。

遥遥首,示意她先下去。玉儿明白,留他一人窗边静静听着,室内沈妙容抽泣不止。

韩子高半晌无言,想着待她平静些才好说话,眼泪湿了他绯莲一色的衣裳,洇开之后更显得染了墨渍一般地深重,沈妙容喜极慌了神智,却是哭了一半笑起来。

抬起手想碰碰他的脸面,手却被韩子高一把拦在半空之中。

她不知所措地低头,退了两步,忽然发现了他这一身的颜色……绯莲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劝慰(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