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97章: 劝慰(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97章 劝慰(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浅得石板地上铺开一团赤色莲华一般的红缎光华。

骤然而变的气氛,韩子高莫名其妙的见了对面的女子突然哈哈大笑而起,她疯了一样地扯住他的衣裳,“陈茜逼你穿得这颜色?是不是他!”

他只能是颔首,沈妙容突然怨毒无比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这衣裳,“他竟然真的染了它出来,竟然真的一直想着……想着又有什么用!若是对你真的有心,他当日为何要将你送出去!”

唯一的担心就是这些,他见了沈妙容定是要牵扯出无限的旧事。

陈茜握紧了拳几乎便已经要破门而去的时候,忽然听见了韩子高的声音,他好似是一忍再忍终于是被沈妙容拉扯之间弄得无法,提高了声音开口,“夫人!”

沈妙容一惊。

“你……你从来不会叫我夫人……你该叫我妙容……”她慢慢远离他,身形不稳,韩子高又恐她失神之时再出了什么差池,只能是略略探手过去扶着,沈妙容却一把挥开,“你为什么叫我夫人!”

“你是县侯结发正妻,身受皇封,自然当称夫人。”他一字一句盯着她溃散的眼目说与她听。

沈妙容果然惊声尖叫而起,好在下人已退,不曾吓着了别人,韩子高眼见她就要倒在地上一步过去扶住她手臂,“夫人!冷静些!”

她不住地想要摆脱他,“你不是他,你不是……他不会同我说这些,你是谁!你把他怎么了!陈茜把他怎么了!”

一片吵闹尖利的嘶叫。

陈茜松了手间,突然又听得室内一阵清脆的碎裂声。

韩子高一把将那案上茶具统统翻倒在地,沈妙容大骇之下果然止了声音,“你……”渐渐回过神来,突如其来的惊惧反倒让人一瞬间冷静下来。

烈焰一样烧起来的神色。

不是记忆力那抹浅淡的白色,她突然有些明白过来,眼色交替之间开了口,“你叫什么名字?”

“韩子高。”

“子高……他赐你的名字么……”

“是。”

“你也是无父无母流落至此?因何进了府中?”沈妙容渐渐稳下心神,扬手想着要将自己散乱的发髻理顺抬手之间却是颤抖。

韩子高于心不忍,还是上前扶住她,“夫人先坐下。”

“你为什么会同他入府……”沈妙容突地拉住他手间不放,执拗地问这一句话,韩子高原是想要退开,却不想她力气使得极大,又唯恐再刺激到她,只能放任她握着,“回夫人,子高家父尚在,如今也居于建康城中。”

“那便不是孤苦无依……看你方才的身形,不至受制于人,韩子高,你究竟为何同他入府?”

韩子高垂首沉默。

门外的人屏住呼吸。

过了很久,室内不曾听见动静,那般相似的眉眼却有着不一样的光芒,一点朱砂色勾勒出的是能够灼人眼目的浓烈。

沈妙容以前不知道若是竹真的穿上这颜色会是怎样的风情,如今她突然看见韩子高……开始觉得这颜色其实并不配竹。

竹的底色太浅,会伤了他的。

而眼前的人,轮廓尚有少年之感,眼底却不让分毫。

静静地犹豫之间,韩子高仍旧是开口回她,“为荣华。为前程。”空着右手慢慢握紧腰间佩剑。

剑不离身,这一直都是他心安的源头。

门外有人慢慢吐出一口气来,秋日云烟清淡,廊下起了落叶。

墨玉的衣袍点地而过,转身而去。

仍旧是……为荣华么。

罢了。如此看来,倒可以省下心来完成自己的计划。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军旗(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