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红颜Ⅱ:深宫妖孽凤 [目录] > 第20章: 玉妃生日(4)

《帝红颜Ⅱ:深宫妖孽凤》

第20章 玉妃生日(4)

酒微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换装后进入麟德殿,众后妃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云锦略低眼帘,态度恭敬的走到主位前,盈然施礼:“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皇后娘娘吉祥!”

“快平身。锦贵人的舞依旧是婀娜多姿,翩然绝美啊!”齐啸天笑着说。

“的确,本宫也觉得难得!”皇后一笑,又说:“以后锦贵人略有空,还希望多往坤宁宫走走。本宫身为后宫之主,平日里难免严厉,锦贵人可别因此拘禁。”

“谢皇后。”云锦颔首,移了两步,面对玉妃:“给玉妃娘娘请安,恭祝娘娘岁岁安康!”

“多谢锦贵人的舞。”玉妃象征性的点头。

云锦归座,挨着珍贵人。

珍贵人一脸天真又兴奋的笑:“锦贵人,你的舞跳的真好!”

“多谢!我自小练舞而已。”云锦笑笑,端起横桌上的酒杯,说:“我虚长你三个月,很喜欢你的性格,如今大家又是一个院子的居住。若是你不嫌弃,喝下这杯酒,往后我便叫你妹妹。如何?”

珍贵人一愣。

“不愿意吗?”云锦笑问。

“不是,只是……”珍贵人不好意思的笑:“你一直待人淡淡的,我还以为你不喜与人交近。难得你肯叫我一声妹妹,我求之不得。锦姐姐有礼!”

相邻的月贵人看到她把酒喝了,微微皱眉,一点也不赞同她与云锦相交。但话不好说的太直,婉言劝诫:“珍儿,你酒量不好,别喝多了。”

“月姐姐放心,我没多喝。”珍贵人嘻嘻一笑,眼波流转,分明有了几丝醉意。放下酒杯时一个失手,吧嗒一声轻响,杯子掉落在地上,骨碌碌的旋转,直滚到御道之上。

殿内所有人都是轻言细语,这乍来的一响格外清晰。

主位上的人也循声射来询问的目光。

珍贵人惊慌失措,忙起身走到桌前,谢罪道:“臣妾一时失手,打翻了酒杯,惊扰皇上皇后,罪该万死,望皇上恕罪!”

齐啸天望着她,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她的害怕,看座位排次,应该是贵人,但面生的紧。若仔细看,这小贵人生的不错,像瓷娃娃。其实,方才看云锦时就看到了她,笑起来的模样真可谓天真无邪。

自己的后宫里竟有这样的人,他却不知道。

“不过是打翻了酒杯,尽兴处,难免失手。无妨!归座吧。”齐啸天平淡的摆了摆手,举止大度尊贵,恍如根本没将这个小小的插曲放在心上。

“谢皇上!”珍贵人低眼,回到座位。

云锦举杯细细的品酒,嘴角勾了讽笑,瞬间便隐去:“珍儿,我看你是醉了,别喝酒了。”

“嗯。”珍贵人乖乖的应声,也顺势支起胳膊,将半张脸遮挡起来。

“难受吗?要不要叫人端点参汤来给你解酒?”月贵人关切的问。

“没事,我歇歇就好了,月姐姐别担心。”珍贵人摇了摇头,之后不再出声。

新鲜热闹都已上演结束,晚宴变的无趣。声乐还在继续,人们相互攀谈着,不是炫耀就是巴结奉承。

今天的主角是玉妃,齐啸天看着时候差不多,便说累了。他退席后,皇后也回了坤宁宫,玉妃自然是跟着皇上在一处另外庆贺,度过良宵。

时辰还算早,后妃们各自或回去休息,或者三三俩俩的月下赏花,散散酒意。大臣们并不及着出宫,谈兴正浓,酒意刚起。

云锦突然望着殿外台上舞动的身影,心头说不出的滋味。

左右的席位大多都空了,她独自坐在这里,孤零零的喝着酒,慢慢的一杯又一杯。喝酒有经验的人会懂得,大口灌酒喝的急,酒意来的慢,反倒是慢慢的一口接一口,喝不了多少就会醉倒。

一壶花酿喝了大半,云锦已是醉眼朦胧,兴致却十分的好。

不让宫女跟随,起身走出大殿。夜风吹来,拽曳着长裙飞舞,半醉的人险些失去重心跌倒。扶着殿柱,缓步走到殿旁的小花园里,避开人群,倚着石栏站立。

半月当空,人独立。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满眼醉笑,击栏轻歌,仿佛回到幼时,整夜笙歌曼舞,纸醉金迷的凉城夜。兴起处,挥舞衣袖,踏地旋飞,春情横波,妖娆万象。

在远处的暗影里有抹身影,那人,似乎在看着她,或者在听她的歌声。

云锦虽是醉了,可意识还清醒。见此并不慌乱,拢好衣衫,慢慢踱步走上去。

那人看她靠近,择路欲走。

“站住!”云锦叫住他,站在适当的距离,问道:“这位大人,请问贵姓?”

那人穿着身白衣,夜色里特别显眼,修长玉立的身形,让人暗想他的模样。似乎犹豫了片刻,他才转回身,明亮的月色下,映照出一张温润如玉的面容。

“在下叶白尘,只是闲步到此,并非有意惊扰锦贵人,望乞见谅。”言语清越温柔,彬彬有礼。

“叶白尘……清风生白尘,侧月照疏星。”一听他的名字,云锦自然而然的便想起这句诗,同时也知晓了他的身份。

叶白尘微然诧异,随之释然。他的名字的确是由这句诗化来,并非秘密,她知道也无须惊讶。

“尚书公子……”云锦似笑非笑,不再搭理他,转身离开。

叶白尘目送那抹摇曳的身姿隐没,淡淡拢了眉头,伫立片刻,也循路离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相互试探(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