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红颜Ⅱ:深宫妖孽凤 [目录] > 第25章: 重拾琵琶

《帝红颜Ⅱ:深宫妖孽凤》

第25章 重拾琵琶

酒微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爽秋院,月朗星稀。

另外三位贵人大概是安歇了,院子里静悄悄的,夏虫在花丛里声声鸣叫,让云锦有刹那的恍惚,疑心并非深居后宫。她不喜欢想起在凉关的记忆,却每每心绪低落,夜深人静,那种儿时的感觉、片段不由自主的席卷而来。

漫步花丛,觉得百无聊赖,却也不愿入眠。

“冬儿,琵琶买了吗?”她问。

“买回来了,贵人现在要吗?”冬儿问。

“嗯。”点了点头,云锦回到屋内,坐在最清静的窗边。

接了琵琶,怔愣的看了一会儿。

有十年没摸过琵琶弦,自从进了南花园便一心跳舞,刻意不接触琵琶。那年她最后一次弹琵琶,拨断了一根弦:弦断乃是不详音。娘当时怕也是随口说说,却不想成了真。

终究是生涩了,简单的拨了几个音便停住,脑海中回想起芙蓉院的场景。

翠翘悄然打量着她,因她的举动而奇怪,的确,南花园中相处的十年,从未见她抱过琵琶。出于女人特有的敏感,翠翘觉得她心情的变化源于芙蓉院,看上去皇上对她的态度很奇怪。这只是翠翘心里的感觉,并不敢随意将揣测出口。

次日一早,云锦如往常一样练着腿功,下腰,跳了一支短舞。

翠翘虽是初入宫,但心思细腻、聪慧,懂得察言观色,学起规矩来极快,再加上她与云锦以往的关系,自然成为云锦身边最亲近的人。

看着云锦练舞,她也会想起南花园,不过一日而以,却犹如很久之前的过眼云烟。她对于舞,并非是喜爱,只因生活所迫,必须用来谋生的手段。或许正因如此,她虽面貌姣好,身段柔软,也算刻苦,却最终不能出类拔萃。

云锦朝她看了一眼,笑着说:“还习惯吗?”

“总会习惯的。”翠翘微笑。见香汤已经备好,便伺候她沐浴。

云锦喜欢在沐浴时开着窗子,在深宫里,也不会有人大胆偷窥。透过这面窗,清晨凉爽的风吹进来,让人心情不错,带着淡淡的花香,她能将目光越过高大的宫墙,看到湛蓝无垠的天空,东方的天际金光灿烂。

冬儿站在屏风外禀报:“启禀贵人,皇上派人送了两个火石榴来。”

云锦莞尔一笑,眼神儿里有点让人捉摸不透的妖媚:“送一个给珍贵人。”

“是!”冬儿领命去了。

翠翘有些奇怪,见周围无人,便问:“贵人,你似乎对珍贵人很好?”

“她是个可爱的丫头。”云锦笑笑,转而说:“那火石榴倒是很甜的,你去剥开,让宫女太监们分着吃了吧。我昨晚吃过了,这会儿也不想吃。”

“是。”翠翘不再多问。

找来几支较为简单的谱子,云锦开始重新拣起琵琶。或许是天生有乐感,亦或许是基于小时候的功底,重新抱起琵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

琵琶虽是随意买来的,外表简单但音质不错。

熟手之后,云锦顿了好一会儿,重新拨弦,却是翠翘从未听过的曲调。在南花园数十年,听过各种曲乐,可这首曲子……

虽然她弹的间断,或许是记得不全,但依旧能听出情感。时而高亮欢悦,时而低沉落寞,幽幽呜咽时,仿佛牵扯着人心,生生九转回肠,激荡不息。

“没听过吧?”云锦淡笑,低眉又拨弄了两下,叹息的说:“没想到我居然还记得。我家在凉关,这是十多年前在凉关盛极一时的曲子,因所配的唱词中有套用的前人诗词,便取名《明月上高楼》。‘明月上高楼,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沈各异势,会合何时谐?’你还记得家乡的事吗?似乎没听你说过。”

“这些、你以前也从没说过。”翠翘苦涩一笑,或许是琵琶声勾了心思,于是说:“我六岁就被卖到南花园,是我爹……我爹是个酒鬼,为了有钱喝酒,变卖了家里所有东西,最后我娘忍受不了,跟着人私奔。后来、我就被我爹卖了,他说养不起我。我一直在想,那是他的借口,他为了换酒喝才卖我。”

“他对你好过吗?”云锦问。

“嗯。我娘还在时,他虽然也贪酒,但对我很好,经常买些小东西哄我……”说着,翠翘露出怀念的笑。

云锦沉默,少顷笑着摇头:“或许他真是为你好。”

“你呢?”翠翘试探的问。

“我?”云锦仔细的回想,对于那个男人的印象都来源于娘的描述,似乎很详尽,又似乎没一点概念。放下琵琶,她走到门边:“我还未出生他就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玉妃邀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