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城叹:媚乱天下 [目录] > 第2章: 祸从天降

《倾城叹:媚乱天下》

第2章 祸从天降

花满桑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去!出去!”蓓儿突然开始大叫起来,一把将身边的一个丫头往外推,将一个个下人往外赶:“出去!没看到二小姐在更衣吗?都出去!”

她的声音急切而袒护,谁都看得出她护妹心切,有一个细眉高挑的丫头嘴一撇,斜视纯儿小声地嘀咕:“哼,还冰清玉洁呢,原来也就是个不守闺训的!”

“这么小的年纪……就……简直是……”几个嬷嬷面面相觑,早就有几个人向夫人房中跑去。

那少年怔怔地站着,蓓儿赶出众人,他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太过醒目,接触到蓓儿警告的目光,一个激灵,忙把纯儿向后用力一推,冲出门外,匆匆着向另一处地方跑掉了,心中却在想:“原来这个丫头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不过看起来比‘君来住’的那几个头牌还要让人疯狂!”

蓓儿一边急着叫道:“妹妹,你不能这样,快,有人要来了!”

一边却不急着为她着衣,而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水倒在杯中,投入一颗绿豆大的药来融化了,她出手很快,一只手掐住纯儿的嘴,另一只手飞快地一送,水顺着纯儿微张的嘴流入干燥的口中,不多时,那股灼热感很快就消散,像是火遇到水一般,将她全身的热度渐渐冷却下来,纯儿的眼神恢复清明,看到自己全身赤/裸,身下锦被一片湿漉漉,不由“啊”的一声,一把抓起被子挡在胸前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年纪尚小,可是风姿却已经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蓓儿焦急地道:“纯儿,你怎么能这样呢,虽然你喜欢赵俊文表哥,可是也不能出这样的下策啊,这让人知道如何是好?”

“姐姐,你在说什么?这是回事呀?我刚才到底是怎么了?”纯儿看到一床的狼籍,虽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却直觉感到不妙,大声道:“衣服!快拿来!”

蓓儿好像呆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嘴里喃喃道:“你可以让爹娘提亲,你也可以对他直说情愫,可是今天这样,你可怎么嫁得出去呀!你……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纯儿只得自己下床来取,刚下床拾起衣物,“砰!”门一地一次被人一脚踹开,一大群人出现在门口,纯儿尖叫一声,张夫人手持一根长腰带,扑了进来,见到纯儿犹赤脚站在地上,抓着亵衣,一只手紧紧地拉着被单,睁大惊慌疑惑的眼睛看着自己,那眼睛像极了记忆中的某个人,不由得恶向胆边生,大吼一声:“小贱货!”便向她直扑上来。

那一根黑色的长腰带,在她手是摇晃,像黑色的催命索。

“这是怎么回事?”纯儿直觉不妙,她做了什么?这一身的狼狈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这个贱货,还有脸问为什么?小小年纪这般龌龊无耻,简直和那个贱女人一模一样!就一个贱!只是一个贱!”一个巴掌啪地一声盖在她脸上,登时浮一个五指印,张夫人犹嫌为够,上前左右开弓,拍拍连声响,不多时纯儿的脸已经红肿发亮,紧紧抓着被单的手也松开了,在地上被打得满地打滚,无衣蔽体的粉嫩身子落入后面几个家丁的眼中,不由得眼睛里浮起了浮邪之色,这样小的年纪,真是个尤物啊!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救命呀!爹!救命呀!”纯儿的尖叫声在张府里回荡不息,却没有人上前劝止。

“你去死!出了这样的丑事,你只会让我的张家蒙羞,你去死,去死!我让你勾引俊文!”张夫人抓起黑腰带就往她脖子上套,直把纯儿勒得翻白眼,心时知道不妙,一边用手格着黑带,一边挣扎着喊道:“我知道这是你设计的!你想杀人灭口!传出去,就是正房谋害妾室的女儿!”

张夫人大怒:“反了!”

几个家丁互相一使眼色,上前拉开道:“夫人不要激动,二小姐死了事小,就怕引来官府,到时事情闹得大了,反而不好交代!有事等老爷回来再定夺!”

几个家丁佯作劝架,趁乱顺手都在纯儿光洁的身躯上抹了一把,又引得纯儿一阵惊呼。

张夫人气狠狠地松开黑带,啪地一声又给了她一个耳光,打得她耳中嗡嗡直鸣:“小小年纪,会勾引男人,会巧言狡辩!将来必是个千人枕万人尝的命!”一眼瞥到床上那一痕一痕的湿液的痕迹,喝道:“那小贱人的被单给我收了,马上叫老爷回来!”

被纯儿视作救命稻草的张老爷被人十万火急地叫回来了,听到这样的事,那么多人证物证据在,那床濡湿的尚未干透,就是干透了的地方也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光亮,气得胡子直哆嗦:“贱人!y*娃!”

这样的丑事像尾巴点了火的疯牛一般,狂奔乱蹿,到得两天后,整个城中人都已经知道了,张府二小姐是个小荡妇,小小年纪就知道脱光了衣服勾引男人,而且还会摆最撩人的姿势,张府的下人出门总会被人问起这事,以致合府上下对这位二小姐都充满了嫌恶之感。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小荷何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