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城叹:媚乱天下 [目录] > 第23章: 兔柔伏顺

《倾城叹:媚乱天下》

第23章 兔柔伏顺

花满桑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种目光看得皇上心里一阵发凉,她的眼睛似乎看透了天下男子,那样深邃清透,斜卧在玉榻上,手里一柄流香扇的金黄宝石流苏轻轻扫过她的手腕,衬得玉腕更如透明一般,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扇子,道:“三个月与三年,还是三十年,实在没有什么区别,无所谓这些虚名,皇上宠幸媚流便好了。”

“叫我曦和。”在他的面前,他不由自主地无法称“朕”,他感觉对她来说,他是皇帝还是平民,于她没有区别,他有些烦躁,非常讨厌这种掌控不住地感觉,第一次,他这么迫切地想拥有一个女人,他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她。

她冲着他妖娇一笑,道:“皇上的名字,媚流怎么敢私自叫唤?”

她越是显得云淡风轻,他越是担心害怕,这个女子像一阵风一般难以捉摸,像泡沫一般,美丽短暂,他握得重了,她便像一个泡沫一样留下美丽的光景,从此消失;他握得轻了,她便像一阵风一般,一去再不回,他紧紧握着她的手,直到她发出一声轻呼:“痛!”

“不管你是谁,反正进了朕的后宫,便是朕的女人!”这个“朕”字,提醒她,她是皇帝,她飞不出他的手心,媚流掩面一阵轻笑,伏在他的膝头。

男人啊,越是得不到,才越珍惜呢,媚流由着皇上心中不安,窃笑在心。

她像一只小兔子一般,柔柔地伏在他膝上,曦和伸手抱起她,一阵温软触感传来,不由得一声闷哼,一个翻覆,把她压在身下,媚流轻轻笑道:“皇上想要宠幸媚流吗?虽然太医说半个月内不得行房,不过为了让皇上满意,媚流乐意奉献自己,死而无憾。”

“死而无憾?你还真会以退为进。”皇上邪笑道:“朕可不想让你死,要死也得等你身子好了,死在朕给你的极乐中。”

他的大手与她的小手,棕蜜色与玉白色,像大树的粗枝干,包围了青柔蔓,这女人的柔弱,男人的强健,对比如此鲜明,却又如此鲜明,如此和谐。

永远不变的大自然的定律,一个是征服,一个是被征服,她凌乱的发丝,泛着芙蓉色的玉肤,在颤栗,在他的怀里似乎寻求安全的港湾,她面对的是帝王,他要把她纳入羽翼下,但却要她以付出终身自由为代价。

他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几乎想不顾一切地进入她,这种“欲”之念将他的全身肌肉贲张得如弦上紧绷的箭,块块肌肉绷起,力与美的结合,得到完美的体现,“真想看到你荷花一支承恩露的样子。”他咬着她的耳朵道。

“说,你真的是传磊的侍妾?为什么朕觉得你还是处子?”

“皇上说笑了,媚流早已经是传磊的侍妾。”媚流笑道:“玉破花残。”

“哼!”突然想到传磊是如何在她的身上玩弄,一阵恼怒感油然而升,若是传磊还活着,他必然也会派人杀了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尘花难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