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城叹:媚乱天下 [目录] > 第50章: 艳绝尘寰

《倾城叹:媚乱天下》

第50章 艳绝尘寰

花满桑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她看来,一个下人竟然如此忤逆公主,打死也不为过。

正要说话,台上已经换了舞,特克里往台上一瞄,突然说不出话来。

不单他说不出话来,连皇上也住了嘴,望着台上,眼中有着些微的疑惑,渐渐地,疑惑变成了阴沉。

所有人都住了嘴,那个闯了祸的小宫女趁机退去。

金莲花在台上缓缓绽放,一名绝色美女,从花中摇曳而生,缨络缠身,鲜花饰体,微微一笑,百花失容,回眸一望,春水无色,端的是绝艳天下非凡人,天姿国色瑶台仙,欲使仙葩留人境,掐尽十指无计安。

她轻启朱唇,歌声却铿然饶有风骨,不是寻常歌声的柔弱与宫乐的凝重,而是充满了一种无法掌握的跳跃感,歌喉转折间,如闻美人长叹,又如闻兵马嘶啸,让人动容入神,凤鬟上金枝步摇摇曳出无人能及的醉人风情,这是一种极怪异而美丽的舞蹈,好像仙人凌空而去,又好像坊间舞妓盛装取悦客人,这是一种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乐感,似是番邦舞曲,却又是那样艳美端方,不亚于宫乐的凝雅,极其夺人心魂。

唱的是一曲《红尘》:

“看红尘你如此喧嚣,染黑我来时的无瑕。

马蹄踏碎琼花,风吹一路血染的黄沙,

这一场,

这一场盛世繁华的梦,在指尖轻擦,

芙蓉开过后,是否还有蒹葭。

怒发冲冠为红颜,都说是红颜惹得天下兵马竞厮杀,

谁记得去看,

看美人纱扇写着谁的情话,不是你也不是他。

棋局未终,天下难定,玉簪一笔楚汉争,

反手琵琶,横持玉笛,宫商金振鸟羽铩,

无双的容华,便是人间的煞!

南朝四百八十寺,一朝颓垣尽倾塌,

到头来,谁共我,

玉宇纵飞天上马!”

金莲花上的美人,身姿如燕,玉带当空,婉转时如回风带柳,铿锵时如兵戈械斗,血染,倾天下,厮杀,这一曲分明不祥的歌舞,却让人惊艳又惊绝,没有人能说得出话来,没有人能在余音断绝之前,回过神来。

曦和眼中风雨欲来,如一片海上乌云,渐渐浓窒得天地一片黑暗。

光泽眼中,有了短暂的惘然,她,究竟是煞还是仙,让人如此着迷又如此不安。

特克里的眼,已经全然是出神的着迷,眼里,再无别人,只有她,只有她。

一双躲在暗处的冰绿眸,则毫无感情,他冷冷地看着这一切,这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只是,当他看到美人裸在空气中的玉臂时,也有了些微的波澜。

美人舞罢谢了乐,从台上款款而下,手持金樽,盈盈给曦和皇帝致了一杯酒:“恭祝吾皇千秋万岁!“

“媚流,你想干什么?”曦和压低声音怒道。

媚流递了一个妩媚的秋波给他,皇后面色同样不豫,但是也受了媚流的致酒,她聪明地没有表现出其他表情,当着这么多人,万万不能说此女曾是皇上宠幸过的女子,否则皇上的面子往哪搁,皇上的女人出来敬酒,这事简直是匪夷所思。

皇上的怒气开始蓄积,低声道:“你是恨朕没给你一个交代?这事朕自有分寸,你先退下!”

“退下?皇上身边全是贵人,媚流不过是个贱流,为各位贵人献舞是分内事,皇上紧张什么?”媚流缓送秋波,暗含挑衅,同样低声回道。

两人这般窃窃私语,让一边的皇后甚有些坐立不安。

……本章完结,下一章“ 百变佳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