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城叹:媚乱天下 [目录] > 第6章: 六月飞雪

《倾城叹:媚乱天下》

第6章 六月飞雪

花满桑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六章窦娥白练

“你想得美!滚开!”纯儿两腿狂乱地在空中飞踢,却只能踢到坚硬的假山石,赵俊文恶狠狠地把她的手压在上方,一只手固定住,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见她扭动身子拒不顺从,一怒之下,用力一扯,薄薄的纱笼裤化作几条碎布带,被弃于一边,狭小的假山室内一股淡淡的荷花清香的味道弥漫开来,她最爱用的荷花香露,此刻却让人闻之几乎要疯狂,她的处子地发出阵阵幽香,蹿入鼻中,正是绝好的催兴剂,他更加用力地锁住她的身,向她倾压下来!

“不要,求你,放开我,求求你!”眼泪奔流而出,她无助地哭求,这个从前的君子一朝化作阴险小人,猥亵地让她恶心!

“要不是时间来不及,我真想好好把你看一遍,真可惜啊!”赵俊文遗憾地往下看着她犹未长出芳草的谷地:“没想到你全倒是上道得很,别做样子了!不是想要表哥来疼你吗?这里没有人,还装什么?挣扎得这么起劲,不过呢,就算你真是无辜也没有用,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你!”

“不要,求求你!不要!”纯儿惊慌之下尖声大叫:“来人啊,救命啊!”

“这边有声音!”有人向这边走来,赵俊文听见了,不由得暗暗一声咒骂,真是败兴!今日让这个小贱人逃过了!不由得怒气冲冲,甩了她一个巴掌:“贱-人,给你脸不要脸!”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飞快地放开纯儿,两三下系起自己的裤子,纯儿见他放开,哭着也要系自己的碎裂的裤子,赵俊文听了听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走是来不及了,哼了一声,大喝一声扑上去,压住她的手:“纯儿,住手,你怎么做起这种不守闺礼之事!快住手!我赵家是何等人家,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淫贱的女子!快住手,不要白费心机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大喝声从假山洞口传进来,赵夫人面色铁青,纯儿与赵俊文转过来,纯儿衣衫凌乱,赵俊文却是衣履整齐,联系到刚才赵俊文的话,这一下不用多说,自然而然便定了纯儿的罪。

赵夫人面色铁青,气得不住发抖,后面跟着面色苍白的蓓儿,和已经黑了脸的张老爷夫妇。

“出来!”张老爷厉声喝喝,赵俊文抢先开口道:“姑父,您别责备纯儿,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

“住口!”赵夫人提着气喝住他,眼睛早已经把纯儿剜了几百刀:“你还在为她说话?”

蓓儿颤抖着声音道:“告诉我,纯儿,你究竟在想什么?你是恨我夺走俊文表哥吗?”

一股比冰块更强的冷气由足下生起,让纯儿整个人都如堕冰窖,从头发丝儿到每一个毛孔都往处冒着冷气!

这个世界,不像她的世界那样简单,她原来的世界和男人上床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这里!

她知道了,不管是不是她的错,她都犯下了死罪!

即使如此,她仍旧想为自己做最后的无罪辩诉,大学心理课上,老师曾说过,人最怕的就是自己先认定一个事实,哪怕是虚假的事实,只要认定了,于是就再也走不出这个樊篱,所以哪怕面前所有的人都认定了她的罪,她仍旧要为自己说最后一句话:“不是我的错,我来……”

我来干什么呢,我是想来问他相信不相信我,可是这更证明了我对他有情意,更加坐实了我莫虚有的罪!

人到危难,自然而然地急智顿生,换了个口风道:“我来这里散步,正好遇到他,”手一指赵俊文,那一声“表哥”再也叫不出口,充满刻骨的憎恶:“他故意陷害我!否则以他的力气,我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他要是有心想阻止我,我怎么可能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她指了指身上露出白嫩肌肤的破裙子,裙角处拖曳出几条纱裤的碎片:“这都是他干的!”

人群有片刻的静默,她说的好像有理……

“大家不要被这个小贱人骗到了!”一个比严霜更加冷酷的声音响起,赵夫人的眼睛严厉地一扫,纯儿顿生寒意,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众口烁金”↓↓↓更精彩哦!